第15章 一起睡

孟辞并没有直接回府,而是去了一个地方,澄湖上游。

她从怀中掏出朵压扁的莲花灯,拨弄了几下,从袖子里拿出小蜡烛用火折子点上,小心推着放到湖面,任由它随波逐流。

可过了没多久,莲花灯还是沉了下去,不过这次她并没有像以前那样哭哭啼啼,不甘倔犟,而是释然一笑。

澄湖底下有小型漩涡,莲花灯哪能不沉,只是曾经的自己不知道,所以信了坊间编撰出来的传闻,只要莲花灯不沉,顺意到了下游,所许的愿望便能得上天庇佑,万事顺意。

只要一有机会,便会来此处放灯,越到后面,就好像跟自己杠上了般,觉得每次都沉,每次都沉,这湖肯定非同凡响。

说到底还是吃了少读书的亏。

伸手摸了摸脸,指腹有些湿意。

下雨了,赶紧回家。

身后,月朗星稀,天空宁静一片,孟辞越走越快,最后甚至跑了起来。

风吹过她的脸颊,有些微微的刺痛感。

雨下得更大了。

而此刻孟府中,孟辞居住的别院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孟娇娇收买了凝萃院里的一位洒扫丫鬟,只要孟辞有什么动向,都能通过她知晓,虽然大多时候那丫鬟连近身都做不到,毕竟孟辞身边有捡枝拾翠这两名得力的贴身丫鬟把守。

不过今日不知为何,用完晚膳之后她便再没有见过大小姐出门,想要偷偷打听却被警告斥责,且平时都只要一位丫鬟守夜,今日却是俩位一起。

而且从捡枝防备紧张的眼神看,大小姐很有可能这会不在闺房内睡觉,而是偷偷出去了。

这种事情孟辞小时候也干过不少,只是大了之后被训斥过,便渐渐不会再做那么不得体的事了。

虽说那丫鬟并不非常确定,但孟娇娇哪里肯放过这样抓把柄的机会,立马带着贴身丫鬟风风火火地去了。

现在可不再是小时候了,再加上这个关头,孟辞要是真的不在府内的话,多的是罪名可以安在她身上。

心里酝酿着该怎么样才能叫孟辞吃够教训,栽个大跟头,脚步不自觉便轻快起来,走到半路的时候,孟娇娇想起什么,特意让跟随的丫鬟去府邸后门处堵着。

就算她刚好回来了,也叫她上天入地无门可进!

孟娇娇刚到凝萃阁门口的时候,便有丫鬟通报了拾翠她们。

“这个时候二小姐她来干什么?”捡枝有些慌了神,小姐可还没回来呢,这要是被发现了,那事情可就要闹大了。

拾翠没有出声,而是冷静想了片刻,对着那禀报的丫鬟说,“就说大小姐心情不悦,这会子已经睡下了,请二小姐回去。”

丫鬟领命小跑去拦人,拾翠又对着有些慌了神但故作镇定的捡枝道:“等会若是阿青拦不住,你少说话,不要慌,一切让我来,听见没有?”

最后那句话拾翠扶着捡枝的肩头,稍微用了些力,表情更是难能可见的肃杀。

痛楚让捡枝意外的沉着下来,她深吸一口气,猛地点了点头,正在这时,那边石子路尽头的拱门处传来孟娇娇的声音。

“哎呀,我就是来看看姐姐,你个小丫鬟做什么非要拦着我?看你这焦急忙慌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姐姐这大半夜的不在家,出门溜达去了呢。”

调笑的话语,却是试探的深意,拾翠与捡枝对视一眼,鼓舞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便朝着孟娇娇走去,在半途拦住了她。

“二小姐,我家小姐是真的睡下了,今日夜色已晚,不如二小姐明日再来拜访?”

接二连三的阻拦,反倒让孟娇娇更坚信孟辞不在里面了,她也不跟眼前这丫鬟过多废话,直接扯着嗓门便探着脖子冲屋内大喊,

“姐姐,妹妹来看你来了,姐姐....”

那嗓门,就是隔了几百米外的人都能听得见了,而屋内却依旧没有动静,孟娇娇此刻已经能从半信半疑到肯定了。

但她还是故作糊涂,表情很无辜的模样,“怎么姐姐睡的那么沉吗?我这般叫法,该醒了啊,难不成姐姐不在...”

“二小姐!”拾翠黑着一张脸打断她的话,脸色难看地直视她,“大晚上的吵吵闹闹,打扰我家大小姐睡觉,若是被老夫人知道,想来二小姐也不希望如此吧?”

一个小小的丫鬟奴婢敢跟她这么说话,孟娇娇心里气的咬手帕,但面上还是挂着和善的笑意。

“怎么会呢?姐姐跟我感情最好了,她肯定舍不得去祖母那告状让我受到责罚,而且,我真的是来看姐姐的。”

说着,便不想耽搁时间,趁着拾翠不注意,从她胳膊窝下钻过去,往孟辞的闺房跑。

捡枝想要拦住,孟娇娇抓着她手的时候暗中掐了一把,痛得捡枝下意识松了手,让孟娇娇过去了。

“二小姐,你不能!”见这情形,拾翠大步过去想要不顾身份地拽住她,但就在孟娇娇要推开房门的时候,门却自己从里面打开了。

孟辞散着一头长发,肩上披了件外衫走出来,看着她们眼神迷惑不解。

最后定格在孟娇娇那张五味陈杂的僵硬笑脸上。

空气有些诡异的凝滞。

过了好一会儿,还是孟辞忽然笑了起来,从丫鬟手中拉过还没反应过来的孟娇娇。

姐俩好地勾着她的脖颈,力气却有些重地往下压,害得孟娇娇不得不驼了背,缓解几分冲力。

但被搂着的姿势依旧很难受。

可孟辞却像是没注意,或者故意为之,“哎呀,刚才隔老远我就听见你的声音了,正好我睡不着,娇娇,既然我们姐妹俩感情这么好,一起睡吧。”

这不按套路出牌的话语,孟娇娇顿时有些口齿不清。

她仰着头看孟辞的笑脸,“一,一起睡?”

“对啊,我们不是好姐妹吗?我的床很大的,俩个人绰绰有余,就这么定了,我们去睡觉吧。”脸上笑意更浓,孟辞几乎是硬拖强拽地扯着孟娇娇往内室走去。

顺带还抽空给了拾翠她们一个可以瞬间领悟的小眼神。

最新小说: 粉笔灰俱乐部 徐徐诱之 掌中娇 轻易沦陷[娱乐圈] 师尊有病,但我没药 郎君负我 携刀照雪 俯首为臣 退婚后侯爷他打脸了 星际第一美食村长[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