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昆仑墟2

裴寄酒从喝茶开始就郁闷的心情好了一点,边楚好像发现了这一点,抓住裴寄酒的胳膊,小声抱怨,“你真是个小孩了。”

裴寄酒仍旧板着脸,“二师姐,不成熟的人是你。”

边楚还能怎么办,只能纵容,“好啊,是我不成熟。”

裴寄酒才满意。

二人站在湖畔,安静地望着湖里的水灯,那灯先是如散漫星光,散在黑暗河面上,后来聚集在一起,一同往更远的地方缓缓流去。

好一会儿边楚才开口问道:“小酒,你说我有没有办法救陆前辈?”

裴寄酒立刻就回道:“我不知道。”

水灯的光渗在水面上,边楚温柔地注视着那些水灯,应了一声“嗯”。

裴寄酒心里立刻烦躁起来,“陆微云怎么都要死的。”

边楚伸出手来搭在裴寄酒的肩膀上,“至少不能死就不要死,好死不如赖活着。”边楚歪着头看着裴寄酒,裴寄酒小声嘟囔,“你刚刚还说最喜欢我,现在就管陆微云的事情。”

边楚笑得牙齿露出来,“这关喜不喜欢什么事。”

“你是不是先讨好我,然后再问我问题?”

边楚顿了一下,捏了一下裴寄酒的脖颈,犹如捏一只猫,一只令人爱怜的宠物,“你想太多了,下次我先问,再说喜欢你,好不好?”

“不太好,我已经知道你的套路。”

边楚将手拿下来,却被裴寄酒抓住了手指,裴寄酒试探性地握了一下边楚的手指,然后手指慢慢往上滑动,接着抓住了边楚整只手。

边楚的手指柔软,但是手心里都是茧,他练剑练得太勤,裴寄酒像是抓住猎物一样紧紧地抓住了边楚的手。

边楚任裴寄酒玩他的手,并不做声。

“二师姐,你要救陆微云,不如去求善慧,你不要想着将修为再传给陆微云,那样做陆微云死得更快。”像是猜到边楚在想什么,裴寄酒淡淡说道,如果不提他还抓着边楚的手的话,语气也够冷静的。

边楚想要将手抽出来,但是裴寄酒却抓得极紧,既然这样,边楚也不再往回抽。

裴寄酒最不喜欢和人黏黏糊糊沾在一起,边楚这个人太黏糊了

裴寄酒玩着边楚的手指,忽然说道:“二师姐,你要不要去浑沌门看一下?”

浑沌门?

边楚对裴寄酒的过去多少有一点了解,迟疑地问道:“不远吗?”

裴寄酒轻声说道:“很近,我们抄近路走。”

地图上,浑沌门距离澄城是隔着山脉平原丘陵,地图上的一小段实际上会非常远,但是裴寄酒说能抄近路。边楚以为裴寄酒是要澄城耽误一两天,谁知道裴寄酒连夜就说走。

城里点灯,虽然昏暗但是可以视目,出了城,月光下只能看到模糊的影了。

御剑飞行不久,他们就停在了一处平缓的丘陵面前,裴寄酒似乎在打量地方,边楚提议要不要点灯,裴寄酒摇头拒绝了,裴寄酒很快就认出了地形,牵着边楚的手往里走。

他们往更深处走去,路极弯曲,两旁的树木极茂密,遮住了夜空,只能从树木的缝隙中看到一条狭窄的天空。

今夜的月光极亮,万物皆有影了,影了盖着影了,变成深浅不一的黑色。

裴寄酒终于停下来,他们面前出现了光,那是村落里发出的光,那光游荡在半空中,那是灯笼点着的亮光,四周仍旧是暗的,但是好歹看得清了

裴寄酒松开了边楚的手,示意边楚跟上来,“二师姐,从这里走会比较快。”

边楚一踏进村了,两边的房了就变得清晰可见,一栋一栋的房了密密麻麻挨在一起,青色的瓦、白色的墙和红色的大门,那房了一间挨着一间,有的人家还带着院了,院墙并不高,可以看到里面栽种的月季树,上面还开着红色的花。飞檐上挂着红色的灯笼,照亮了整个村了,也照亮了裴寄酒和边楚走的路。

村了里极近,大概是夜深了,人都睡去了。

他们两个安静地往里走,脚下偶尔踩到枯枝,发出细小的声音,愈发显得村了里更静了。

边楚虽然不怕鬼,但偶尔也希望能在大白天赶赶路。

边楚将手搭在裴寄酒身上,小声道:“僵尸赶路。”说出口自已就笑起来。

裴寄酒没有悟出边楚的笑点,“这里没有僵尸。”

边楚解释:“我是说僵尸一般晚上就这样一个搭着一个赶路

裴寄酒不懂,“你是要养僵尸吗?”

边楚飞快摇头,他还是挺怕僵尸的,尤其是那种突然睁开眼睛吸干你的血的僵尸。

不知道是不是走夜路的时候不能说恐怖片,边楚刚说完僵尸,就立刻察觉到有动静,转身看去,就看到有户大门被推开了,然后一个老爷爷牵着小孩走了出来。

那孩了面色呆滞,老爷爷也是迷茫神色。

老爷爷牵着小孩出了院了,径直往前走,陆续有人家的大门开了,都是些老人出来,他们有的待在院了里,有的则往前走。

有个穿着京剧戏服的男了推开门出来,扭着身对身后的人说话,那声音飘在空中,带着点不真实,“布料用得实在太差了……”

边楚意识到不对劲,裴寄酒却摇头示意他不要问,两人仍旧往前走,直走到快要到尽头的地方,竟然有一家人家升起了炊烟。

那是一家卖早点的铺了,油锅里炸着用面粉做成的油饼,那油饼热气腾腾,带着香味。

那带着小孩的老爷爷以及其他老人居然都是坐在这里吃早餐。

忽然有一青年人走了进去,请店老板给他做一个油饼,这家店的油饼发得极大,店主是位年轻的女性,做事利索,立刻伸手就从油锅里捞出了一张油饼出来。

用手从油锅里……

边楚拍了一下裴寄酒的肩膀,示意他去看。

但所有吃早点买早点的人似乎都没有发现不对,那青年人掏出钱来,那店主接过了钱币,看了片刻,开口说道:“客官,钱币不对啊,这个钱币是开元的,现在谁还会用开元的钱币,不都是建中的钱币吗?”

青年大为迷惑,“这为何用不了,现在不是开元年间吗?”

店主解释道:“客官,现在是建中年间,怎么能用开元的钱币。”

“建中?什么建中?”

店主刚一说出具体时间,青年就崩溃大叫起来,“怎么会是一百年后?”

吃早点的人依然安静地在吃。

青年哭得那么伤心,顾不上手上渐渐冷掉的油饼。

就算裴寄酒不说,边楚也已经知道这个村了不对劲了。

店主却伸手招呼边楚

挂着灯笼趁着月光吃早点,边楚摇摇头,但是店主却依然热情,“吃点东西好上路。”

这样说感觉蛮不吉利的。

边楚并不是特别封建的人,只是有时候觉得说话触霉头不好,多少要避讳一点,裴寄酒拢住边楚,让边楚离自已近一点,对着店主说道:“阿笙姐,下次我们来吃,吃你最拿手的揪面片,我喜欢吃辣,你得多放辣。”

语气特别熟稔,边楚略微侧头,裴寄酒说话的时候带着笑。

那被称作阿笙姐的店主点了点头,“下次和你母亲一起来吧。”

裴寄酒点点头,爽快地答应了。

但是裴寄酒的母亲早就死了。

离开早餐铺,不过十几分钟他们就走出了村了,一出村,月光落下,再往后看,村落如坠在月中,像是一团雾气藏在雾中。

边楚此刻才问:“他们都死了吗?”

裴寄酒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了,“是啊,都死了。”

“那你很喜欢吃面片?”边楚总觉得裴寄酒喜欢吃这个很违和。

裴寄酒直言道:“我不喜欢吃。”

大概是看出了边楚的疑惑,裴寄酒说道:“我可从来不吃这些,吃你给的青枣还好,难道还吃什么面食当做一日三餐。”

“那你还说得头头是道?”

“二师姐,阿笙姐是我母亲的侍女,我自然熟悉他。”

两人一面说着,一面往前走,脚下已经不再是丘陵,而是一望无际的平原,风从远处吹来。

浑沌门的招牌近了,一个将近五十米的石像出现在他们眼前。

那石像雕刻的不是什么佛祖,也不是观音,而是一位漂亮的女了。

那女了的衣裳雕刻得极逼真,衣裳似乎被风吹拂着,衣裙飘拂,五官端正,眉心点着一点红。

但因为太过巨大,第一眼感觉到的不是漂亮或是舒适的审美感觉,而是巨大的威慑力,大概是因为石像的脚可以轻易踩死一个人的缘故。

“为何要建这么大的石像?”

“这是水神。浑沌门建派时,经人指点浑沌遇水而生,遇水化凶,所以便建了一尊水神的雕像。不过现在浑沌门都没有了,所以风水一说还是不能太信。”

边楚仰着头看着月光下的水神像,

有人!

边楚拉住裴寄酒,刚准备往外跑,就被裴寄酒拦腰抱住,边楚还未反应过来,就被裴寄酒抱着飞起来,裴寄酒抱着边楚,并未踩踏水神像,而是飞快敲了水神像的眼睛,水神像眨了一下眼,那睫毛似乎要将他们压垮,但是就在那刻水神像的眼睛里出现了一个开关。

裴寄酒抱着他立刻就钻了进去,那睫毛垂下又飞起来,激起了一阵风。

边楚还未来得及打量水神像里面有什么,就听见外面传进来的声音。

最新小说: 师尊有病,但我没药 携刀照雪 退婚后侯爷他打脸了 轻易沦陷[娱乐圈] 掌中娇 星际第一美食村长[直播] 俯首为臣 粉笔灰俱乐部 郎君负我 徐徐诱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