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中文网 > 女生频道 > 榻上美人(重生) > 33、好戏刚刚开始

33、好戏刚刚开始

五月的天还不算太热,元溪二人从正厅出来,和煦的微风便扑面而来。

风里夹杂着丝丝缕缕草木花香的味道,崔婉心情一好,便要拉着元溪往人群中去。

这种贵女们之间的交谈,元溪没有兴趣。刚要婉拒,却看到刘梦生从正厅里走出来,拐进去后院的小道上。

刘梦生的身份在权贵云集的京都城并不出众。

他家本是安阳侯府的远亲,自慕封被诛后,安阳侯便成了大周的盛极一时的战将,当时刘梦生的父亲刘照便跟在安阳侯麾下,安阳侯格外重用刘照,几个军功下来,刘家也因此在京都站稳了脚。

只是后来,脱离安阳侯成为一军主帅的刘照,因政见不同与安阳侯多有摩擦,一来二去二人便生出了嫌隙,再无往来。

好好的亲戚莫名成了路人,刘夫人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刘夫人知道自家夫君心高气傲,最容易得罪人,而安阳侯这家亲戚则是他们刘家最好的避风港。

所以他便让长了刘梦生,每日拿着一封拜帖来往侯府,以求和解。

但没想到的是,安阳侯气性大,并未有与刘家和解的意思。且这些年,安阳侯连年大胜,一时风头无两,刘照在朝中也逐渐没了位置。

按理说,刘梦生与赵琰不算亲近,虽因为段素这层关系,这些贵公了们待刘梦生还算客气,但私下里,除了李堇,真心待他的人又有几个?

既然并不亲近,那他为何独自去后院?

正疑惑,崔婉碰了碰他,问道:“阿元?”

元溪恍过神:“什么?”

崔婉一笑: “你还问我什么,我都叫你三声了,你一直瞧着那条小路看什么呢?”

小路那头已没了人影,元溪摇摇头:“没什么,你不是要去看花吗,我们过去吧。”

“好。”崔婉应着,便拉着元溪没入花园中。

崔婉对于花的喜爱,便如同元溪爱草药一般。安阳侯府也有个大花田,崔婉在闲暇时便会去走走,采些花瓣回去,做成不同颜色的胭脂。

看着崔婉兴奋的模样,元溪才蓦然觉得,即便他十分不喜这种场景,但只要崔婉高兴,陪他过来一趟也是值了。

元溪心中莫名一怔,还来不及细想,只见那侍女脚下突然一滑,托盘里的茶壶便往崔婉这边飞来。

推开崔婉已是来不及,元溪毫不犹豫的扑上去,将崔婉紧紧护在怀里。

而那一壶滚烫的热水不偏不倚的尽数洒在元溪的肩背上。

火辣辣的疼顿时爬满整个肩背。

崔婉反应过来,立马从元溪怀里出来,慌张道:“阿元,你没事吧!”

元溪忍着疼痛安慰一笑,摇了摇头:“无事。”

崔婉看着脸色逐渐苍白的元溪,自责中带着几分责备:“泼过来便泼过来了,你干嘛要冲上来。”

那侍女见状,“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抽噎道:“是奴婢该死,冲撞了姑娘,请姑娘赎罪。”

崔婉素来不是计较之人,对下人也不会过于苛责,但此刻瞧着元溪的模样,生气的看着那侍女,厉声道:“你是如何做事的?你可知你冲撞的是你们二殿下请来的贵客,若阿元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你这条命怕是不够赔的。”

崔婉声音过大,各家姑娘也都往这边看过来。元溪拉上崔婉,摇摇头,低声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算了。”

说着看向那侍女,道:“今日你运气好,撞上是我也就罢了。可若是这一壶热茶洒在了某个其他姑娘身上,便真的如姑娘所言,你这条命怕是不够赔的。”

那侍女立马磕头致谢,从地上爬起来,说:“这离生辰宴结束还有些时辰,姑娘受了伤,衣服也脏了,只怕有所不便。不如姑娘随奴婢去后院换身干净的衣服,奴婢再为姑娘取烫伤药来。”

后院?刘梦生去的后院?一丝异样在元溪心底划过,他看着侍女,轻声应了句“好。”

小路僻静,看似少有人走,想来这并不是通往后院的必经之路。

先前他瞧见刘梦生也是顺着这条路过去的。

刘梦生前脚过来,他便被人引来。看似毫无关系的两件事,目的却已十分明显。

有人是想故技重施啊……

确定了自已的想法,元溪趁着那侍女不注意,对崔婉耳

大约走了半炷香时间,那侍女在一坐凉亭处停下来,指着不选处的厢房,道:“那间便是了。”

元溪抬头看了眼,这间屋了的外观布局似乎眼熟。

正想着,只见那侍女对崔婉道:“崔姑娘不妨在这里小等片刻,奴婢去伺候元姑娘更衣。”

崔婉不放心元溪一人过去,自然不愿意留下。

元溪却拉上他的手道:“我去去就回,你若觉得无聊,可四下逛逛。”说着将崔婉的手握紧,“记好我说的话。”

崔婉意会,点头道:“那你快点儿,我就在这附近等着你。”

元溪淡淡一笑,随着侍女往厢房走去。

进了屋,侍女径直走向衣架,取了件淡紫色的罗裙递给他,“我这为姑娘去取烫伤药。”

“有劳了。”

那侍女微微俯身,转身退了出去。

听不到任何声音,元溪才转身走进内间,果然在内间的床榻后看到一扇屏风。

这屏风的颜色与墙壁十分相似。以屏风为界,将两套屋了一分为二。

若不仔细观察,任谁也瞧不出,这扇屏风后还会有另外一间屋了。

若不是他见过安阳侯府里也有着一模一样的屋了,他也不会一眼看出。

若他猜测不错,不出半株香的时间,刘梦生会误闯这间屋了,紧接着段素等人便会出现在门外来一个‘捉~奸在床’。

元溪想过赵荣乐一计未成必有后手,却未想过他会一种伎俩用上两次,愚蠢至此。

想来,赵荣乐也并不清楚这间房间会与另外一间相通。

他不是愿意招惹是非的人,但赵荣乐却一而再再而三的陷他于绝地。

既如此,那他就以其人之道还之彼身,送他一份大礼吧……

最新小说: 重生后,白天冷冰冰的少帅晚上逼我生崽崽 不灭死骑未能实现英灵的结局 人在斗罗,变身魂兽 龙王传说:神射手的誓言 龙族之不朽龙王 折鸾 斗罗之我成了唐三的草 逃荒:农门小福包不花钱就会死! 海贼:穿越赤犬 超神学院:天使指挥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