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聚首之日

裴昇真没想到幕后之人居然会是康王妃,而康王妃身后是否还有康王的影子呢?毕竟夫妻乃是一体。

他们这一对夫妻,隐藏得够深的啊。

因为身子原因,康王在朝堂之上一直默默无声,并无作为。

但因为他天然的中宫嫡子身份,有些老臣还是很拥护他。

可惜,这么多年了,他依旧没个子嗣,不然拥戴他的人将会更多,得太子之位,最为名正言顺。也没他和晋王什么事了。

其实,那样也挺好。

裴昇不由回想起小时候。

康王裴昭从小身子孱弱,身边总是跟着一大帮子的宫女太监照顾,生怕他磕了碰了。

可小孩子,哪有不想甩开大人玩的,小裴昭也不例外。

有次,他就在御花园里玩时碰到了他。

“大哥,你怎么在这里呀,外头好多宫女太监都在找你呢。”在一座假山里,小裴昭蹲在里面不知在干什么?

“嘘,不许暴露我的位置。”裴昭压低着嗓音警告。

“大哥,你在看什么?”裴昇也钻了进去,悄声问道。

裴昭见他果然没有大喊大叫,倒也没有赶他走,“我在看蚂蚁,你看,它们小小的身体居然能背比它们大那么大的食物,是不是很厉害?”

“哦,那是因为它们多啊,母妃说过,人多力大,再有一位头脑聪明的首领,齐心协力,通力合作,必能所向披靡,战无不胜。”

威武候梁武也是武将出身,静妃是梁家大女儿,小时候在边境待过一段时间,所以性子受了老爹影响,颇为直爽大气,会些舞刀弄枪和拳脚功夫。

只是,这种少了小女儿姿态的女子,到底不得男人宠爱,反正裴帝还是喜欢温柔可人的软妹子,对静妃一般。

静妃倒也不在乎,有了裴昇后,对裴帝也懒得敷衍了,他爱来不来,自己过小日子,还自在呢。

“是嘛,静母妃乃是女中英豪,真好。”裴昭却是羡慕极了。

这时,宫女太监们寻了过来,看到裴昇身边的小太监站在假山下面,自然要询问。

“谁在那里?”老太监趾高气昂地尖着嗓子问话。

“回公公的话,我家主子是三皇子殿下。”

外头说话声自然影响到了里面的两人。

裴昭推了推裴昇,“你出去打发他们。”

裴昇想也没想就同意了。

钻出去站在假山前怒气冲冲道,“谁在那里大呼小叫的,害得我的小蛐蛐都被你们给吓跑了。”

“哎哟,奴才眼拙了,是三殿下啊,奴才拜见三殿下。”那名公公人老成精,自然不会得罪小主子。

“奴才这就带人离开。只是,不知三殿下有没有见过大殿下?”

“大哥?他不应该在自己宫中吗?出来干嘛?”裴昇一脸好奇?

奴才们见他不知,也不再多问,告辞退下,继续寻找。

裴昇得意地钻回假山洞,发现裴昭已经不见。

“大哥?”假山是连通的,裴昇就寻了过去。

假山另一头出来是御花园的小荷池,一池荷花正是开得美的时候。

裴昇出来正好看到裴昭在岸边采荷花呢,立即兴奋喊了一声,“大哥。”

吓得裴昭脚下一滑跌入了荷花池。

裴昇立刻跑过去,边跑边喊,“快来人啊……”

他伸手去拉裴昭,无奈裴昭毕竟比他大的多,他人小力微。

还好,御花园里有不少人正在找裴昭,听到声音立即赶了过来。

这一次,虽是夏日里,裴昭还是受了凉,躺在床上整整一个月没起得来。

宫女太监受牵连被罚的无数。

裴昇也无辜受了罚,被裴帝抽打了十鞭子,闭门思过一个月。

也不知哪个宫女太监为了推脱责任,胡编乱造,说看到裴昇和裴昭在池边拉扯之类。裴帝怒火中烧,顿时兄弟阋墙就闪过了脑海,也不问清缘由就打了裴昇。

虽然后来裴昭醒来澄清了此时,可打都打完了,罪也受了,还能怎样?

难道让裴帝给儿子道歉,不可能的,送了一些补品和小玩意过来,也就完事了。

裴昇却是从此产生了要练武变强的念头。

静妃也是气得很,可同样无力,谁让她伺候的是当今圣上,雷霆雨露皆是君恩。

裴昇一说想要练武,这个她可以帮啊,立即传信给了威武候,帮忙找师父。

自此,铺开了裴昇的成长之路,冥夜,离风,散金,飘香也陆陆续续来到他的身边。

那年,裴昇六岁,裴昭十一岁。

往事如烟,如今想来,又是另一番滋味在心头。

“主子,给您解毒的药材已经准备齐全了,您看,什么时候请夫人过来帮你解毒?正好,她这几天还在江州,只怕过几天就会离开了。”

“不急。”裴昇却是心里已经有了打算,想到什么,微微勾起了唇角。

“她出来那么久了,也该回去看看孩子们了。”

确实如此,得到了中了解元的消息后,当天漆墨轩和漆柒就收拾东西踏上了回家路,一刻也没有多留。

当裴昇得知消息,还是忍不住捏碎了一只茶杯,这个小没良心的,招呼都不打一个就走了。

此时,漆柒站在甲板上,吹着江风,领略着这大好风光,归心似箭。

“师父,那里,好多小船啊?”小花也兴奋极了,她们来时一直待在船舱里,可是什么也没看到。

“嗯,那是渔民,专靠在江中打鱼为生。”漆柒也看过去,正好看到一渔夫收网,拉上来了一网白鱼,足有四五条,“看来收获不错呢。”

她砸吧了一下嘴,有些馋鱼吃了。

“想吃吗?等回了青山镇,我带你去常福楼吃,那里的厨师百年传承的手艺,烧出来的白鱼味道最正宗。”漆墨轩不知何时走了过来,正好听到她砸吧嘴的声音。

“不去了,下次吧。我想先回家了。”漆柒摇摇头,她想孩子们了。

漆墨轩沉吟了一下,还是道,“小柒,带孩子们回家看看吧。漆家,还有我在呢,我不会让你们母子受委屈的。”

漆家到底是她娘家,不可能真的断了联系,哪怕父亲再迂腐古板,事情已经过了那么久,也该释怀了。

上次漆母已经主动上门,她也该有所表示了。

最新小说: 千妖百魅 穿成远古小奶包,携亿万物资当大佬 仙尊家的女仙要逆天 你是想忘就能忘的 我靠开药厂送病娇夫君考科举 农门养崽:弃妇被山里汉娇宠了 穿越医妃有空间 团宠农家女带着空间去逃荒 藏在课桌下的心事 七煌的刻印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