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闹鬼的宅子

颜卿卿眯了眯眼睛,隔壁的院子确实不小,也有七八间屋子,看那些房屋并不是很破旧,怎么无缘无故就要卖掉呢?

颜卿卿难得板起脸色,“李大牛,你是不是使了什么龌龊手段?”

李大牛心虚的将目光挪开,“没有,是他们自愿要卖的。”

张猎户大跨步走到李大牛面前,伸手揪住他的衣襟,“大牛,我虽然着急买院子,可不愿意逼迫人,你休要坏了我的名声。”

李大牛用力挣开,“我真的没有做坏事,是他们自己心虚住不得了,这才想着要卖掉换去别的地方。”

苏世济嘀咕了一声,“好好的宅院为何突然住不得了?”

李大牛怕吓着孩子们,他压低声音说道:“你们有所不知,那宅子闹鬼了。”

“闹鬼?”三人齐齐来了兴趣,“快说说看。”

李大牛娓娓道来,前几日隔壁的赵五夫妻夜半听到婴儿的啼哭声,他们本以为自己听错了,可从屋里出来一看,院子当中的地上居然摆放着三具幼儿骸骨,吓得他们瘫坐在地。

次日白天,赵五夫妻假装上山,将那些幼儿骸骨扔得远远的,可万万没想到,到了晚上又听到了婴儿的啼哭声。更离奇的是,那些骸骨整整齐齐的回来了,继续躺在院子中间。

赵五夫妻吓傻了,觉也不敢睡,慌忙将骸骨塞入锅底烧了个干净。本以为这件事情就此了结,可第三天夜里,院子里又响起了婴儿啼哭声。

赵五夫妻相互搀扶着从窗户缝里瞧了瞧,院子中间躺着三具白白胖胖的纸娃娃,风一吹发出哗啦啦的声音,天快亮的时候,那纸娃娃便消失了。

这院子是住不得了,赵五夫妻哭着喊着另择福地搬家,他们跑去里正家里好一通闹腾,愣是要了块地另建新宅。

于是,赵五夫妻的老宅子着急出手卖掉,李大牛就跑去压价买了回来。

颜卿卿扶额叹气,“你还说这里面不关你的事,肯定是你在装神弄鬼!”

李大牛极力分辨,“就算是我做了点手脚又如何,难道他们就没错了?这对黑心肠夫妻每次生了女孩都偷偷埋在院子里,一连埋了三条人命啊!”

这,这,这还真不好说孰对孰错!

事已至此,大家的心情都有点沉重,尤其是颜卿卿,说不出来的憋闷感和委屈无力,只觉得心里堵得慌。

李大牛看着众人的表情,“莫非,你们觉得这是凶宅不能住?”

颜卿卿摇摇头,“这世间哪里有鬼神,都是庸人自扰罢了!”

张猎户和苏世济当然也不信鬼神,他们一个满身煞气,一个救死扶伤,都是经常跟生死打交道的人,自然无所畏惧。

李大牛又道:“既然如此,老张,你带上银子跟我去一趟里正大人家里,将那起宅院买卖书签了。”

张猎户默默的跟在李大牛身后,一同朝着里正家走去。

苏世济颇有眼色的凑到颜卿卿跟前,“老大,这件事不能就这样算了,我倒是有个主意,既然他们信鬼神,那就假借鬼神之名,让他们好生抚养生下的孩儿,无论男女都要一视同仁,可好?”

颜卿卿不禁拍手叫好,“这个主意不错,还是你懂我!”

苏世济得意一笑,“老大,既然有了新院子,你可得时常过来跟着老张练武,万万不可荒废了武功。”

颜卿卿略一思索,满口答应了下来,俗话说技多不压身,她现在倒是有点想体验武功高手的感觉。

不为别的,就为了以后若是遇见赵五夫妻这样的人,狠狠的抽醒他们!

颜卿卿弯起手臂,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苏大夫,你这次买回来的药材很不错,我觉得比前些时候精力充沛了许多。”

苏世济慌忙将眼神瞟向别处,“那当然……药材其实都跟以前差不多,只是老大你服用汤药的时间长,药效渐渐的上来了而已。”

颜卿卿不疑有他,兴冲冲的跑去跟孩子们玩耍。

苏世济偷偷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暗叹好险啊,差点说漏嘴。除了用张猎户那笔银子买了些好药材,褚夫子也吩咐老鲁偷偷给他送了些名贵药材,都被他藏在了自己的铺盖卷里,谁也不知晓。

做大夫做得跟贼一样,天底下怕是也没有几人了。

直到天色渐黑,褚安安和褚宁成仍然不肯离开,颜卿卿素来好客,直言不过添两双筷子的事情,热情留下他们吃晚饭。

正当孩子们吃得兴高采烈,纷纷夸赞韩香好厨艺的时候,院子外传来了叩门声,

一听如此文雅的方式就知道是褚夫子来了。

褚安安和褚宁成顿时缩起脑袋,“玉娘姐姐,你去同爹爹说话,我们害怕!”

颜卿卿好生安慰他们,她大大咧咧的起身来到院门前,“褚大哥,你可曾用过晚饭?”

褚钰诀轻轻摇了摇头,他满脸都是温和笑容,“我来寻那两个调皮鬼。”

说完这话,褚钰诀抬腿就往院子内走去,却被颜卿卿迎面拦住,两个人几乎面贴面,近到能感受到彼此的热烈气息,于是慌忙分开。

颜卿卿脸色一红,“孩子们正在吃饭,你若是现在进去,吓得他们噎食就不好了。”

褚钰诀不禁很是尴尬,半晌才问道:“玉娘,你最近身子可好些了?”

颜卿卿点点头,“多谢褚大哥挂念,最近好多了。”她低下头看了看褚钰诀的衣袍,猜测他的腿究竟是因何受伤的。

褚钰诀微微一笑,似乎看穿了颜卿卿的想法,“不打紧,虽然走路有些不便,但并不是很影响日常生活。”

颜卿卿还是有些担忧,“不如请苏大夫瞧一瞧,若是能医治还是尽早医治好,伤病拖久了只怕会变成重病。”

站在褚钰诀的身边,颜卿卿顿觉体内气息涌动畅快,实在是很惬意。

突然,一条蛇从围墙边的草丛里窜出来,直直冲着褚钰诀奔去。

颜卿卿惊呼一声,“有蛇!”

来不及思考,她扬起手掌迅速拍了过去,岂料这一掌骤然有了力气,竟然活生生将那条蛇拍成了泥!

褚钰诀愣住了,颜卿卿更加愣住了,她有些慌乱的将手掌在裙摆上抹干净,然后藏在了身后。

李大牛听到了惊呼声,他一边从灶房里走出来,一边高声问道:“发生了何事?”

颜卿卿不想被李大牛发现她的实力,她急忙弯腰将那坨蛇泥捡起来,嗖的一声扔到了院墙外面。

颜卿卿冲着褚钰诀竖起手指嘘了一声,示意他不要多言。

最新小说: 千妖百魅 穿成远古小奶包,携亿万物资当大佬 仙尊家的女仙要逆天 你是想忘就能忘的 我靠开药厂送病娇夫君考科举 农门养崽:弃妇被山里汉娇宠了 穿越医妃有空间 团宠农家女带着空间去逃荒 藏在课桌下的心事 七煌的刻印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