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中文网 > 女生频道 > 火吻 > 第十八章 雪松

第十八章 雪松

当歌琰开始逐一击破负四层那些封闭房间的时候,蒲斯沅则转头顺着负四层通往负三层的楼梯慢慢向上。

他走到楼梯中段时,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通讯器里忽然开始发出滋啦作响的电波声,通讯信号也有要死而复生的趋势。

他又往上走了两格台阶,在原地等了一会儿,然后低低对着通讯器问了一声:“能听得到么?”

“老大!”通讯器里立刻传来了童佳激动的声音,“听得到,就是你的声音有点儿小。”

“小蒲啊小蒲!”言锡紧随其后,感觉快要老泪纵横了,“我等你等得好苦,你知道你都失踪多久了吗?我们人在外面,从白天等到半夜,我有好几次都差点忍不住要带人冲进来了!现在里面到底什么情况啊?!”

蒲斯沅一听到他们的声音,脸上的神色也有所缓和:“这里一共有地下六层,之前我们被带到了最底层所以没有讯号,信号节点在负三层。”

言锡:“行,你和那位能把我都打赢的火吻小姐都没事儿吧?”

蒲斯沅:“没事,但是这里情况的恶劣程度会超乎你们的想象。”

此话一出,言锡他们顿时都呼吸一凝。

他们和蒲斯沅一起合作了那么多年,遇到过数不清的场面,其中不乏有一些令他们至今都印象深刻的噩梦般的情景。但即便如此,他们也鲜少会听到他这样来形容犯罪分子的一处巢穴。

言锡急忙说:“那我们现在就带人进来?”

蒲斯沅沉默了两秒:“先等等。”

“还等?”言锡不是很能认同,“你和火吻哪怕再牛逼,也就只有两个人。你俩已经干了整整三层了,现在是准备两个人继续往上干翻一整个基地么?”

“老大。”徐晟这时突然开口道,“cia的人来了。”

蒲斯沅听到这话,眸色轻轻一闪。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前几天在黑帽大会的时候,cia也是第一时间就赶到的拉斯维加斯会场,但当时血蝎子在黑帽大会上闹出了很大的动静,他们察觉后闻讯赶来也不能说是毫无理由。

但今天,他们在奥兰多一个偏僻的郊区,事发地表面看上去寂静无声,四周环境又是荒无人烟,甚至根本都不存在什么目击者。那么cia又是怎么得知他们在这里执行任务的?难道他们在美国境内所有的国土上都安放了侦察机么?

还是说,他们的人里,有cia的“耳朵”?

“草!”言锡瞬间就变得很暴躁,“妈的,还真来了,他们到底是从哪儿得来的消息?这帮人怎么跟狗皮膏药似的,我们走到哪儿他们就贴到哪儿?”

童佳这时柔声提示道:“老大,火吻是cia最想抓捕的第一通缉犯。你如果不想抓她、或者不想让她被抓,你最好建议她现在就离开这里。这栋别墅的后门有条林荫小道,现在天黑,她走得快一些,cia应该发现不了。”

蒲斯沅:“我现在先上去控制住他们的总控室,并把他们其他几处巢穴的方位都找出来发给你们,你们立刻派人过去。同时,拦住cia,能拦多久拦多久。”

言锡:“好,我们尽力拖到你人出来为止。”

-

歌琰把负四层所有的封闭房间都清理完毕之后,负四层中间的椅子和桌子上一共待着被解救出来的八个女孩。

她们当中,有的正裹着桌布在小声地哭泣,有的两两依偎着在泣声细语,还有的自始至终都一言不发地抱着自己的膝盖、仿佛灵魂已经与躯壳彻底分离。

歌琰收起匕首,沉默地看了她们一会儿,余光瞥见了正从负三层的楼梯上走下来的蒲斯沅。

于是她朝他的方向走过去,站在楼梯底层,冲着上面的方向一抬下巴:“怎么样?负三层里那些该死的家伙有乖乖交代出血蝎子其他的根据地吗?”

他轻点了下头。

她眼睛一眯:“他们一共有几个这样的基地?”

蒲斯沅:“九个,这里是最大的一个。”

歌琰一听到“九”这个数字,垂在身边的手就不由自主地紧了紧。

也就是说,此时此刻,还有数不清的年轻女孩,正被囚禁在其他八个类似这里的炼狱里。

蒲斯沅垂着眸,因此能够将她所有的小动作都一览无遗。过了两秒,他听到她说:“上面一层的人,你都清完了么?”

蒲斯沅:“没有。”

他将其余八个根据地的具体地址都拷问出来后,只是将这里的总负责人、交易人和[客户]全都打晕绑了起来,暂时没有赶尽杀绝。因为这些人的嘴里可能还能挖出更多关于血蝎子和o的线索,他想留给言锡他们后续严密审问。

歌琰听到这话,拿出身上的匕首,抬脚就要往楼上走,却发现蒲斯沅就纹丝不动地站在她上面的两格台阶上,并没有要侧身让她上去的意思。

他人本来就高大,此刻身体投射下来的阴影,几乎将她整个人都笼了进去。

一瞬间极具压迫感。

歌琰虽然一点儿都不怕他,但这时想了想,还是停了步子,仰头望着他,似笑非笑地说:“我只是想上去视察一下你的行动成果。”

蒲斯沅的脸上没什么表情,他这时侧目看了一眼那些裹着桌布的女孩,又转过头看向她,薄唇轻启:“大开杀戒并不能改变她们过去的遭遇。”

歌琰的眼睛里也没了笑:“但至少可以替她们出了这一口噩梦的气。”

“她们需要的不是出气。”他一字一句地说,“而是从现在开始重新开启未来的勇气。”

歌琰原本还想说些什么,甚至想试着强硬地突破他的阻拦。但听到这句话后,她咬了咬牙,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蒲斯沅看着她,又道:“cia的人现在在外面。”

她眸色一动:“他们自己找来的?”

蒲斯沅敛了下眸子:“你怎么知道不是我叫来的?”

她耸了耸肩:“如果是你和你的组员叫来的,你就不会还安着好心站在这儿不让我上去,你应该希望我一路往上冲,然后直接掉进他们的包围圈去见上帝。”

而且,她知道,他的通讯设备在他刚刚上楼的时候,其实已经恢复了。

他已经和他的组员重新取得了联络,制定了计划,同时才能得知cia也来到了这里的讯息。

那么,他现在堵在这里不让她上去,显然是有一些和她之间的对话,想仅止于这个一层之隔却无法接收到外界讯号的地方。

这个负四层的楼梯拐角,就像是他们两个人的安全屋。

与世隔离,无人能扰。

静默片刻,歌琰又开口问道:“这位死神先生,请问你想和我说什么悄悄话?”

蒲斯沅的眸色在灯光下看不清深浅:“你的条件。”

“嗯?”因为他说话的音调很低,她一时没能太听清,于是自然而然地就往上走了一格台阶。

也因此,她和他之间的距离忽然便缩小了一大截,她的额头几乎都要触碰到他的脖颈。

因为距离近的缘故,她甚至能够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香味。

像是雪松的味道。

冷冽,却澄澈干净。

蒲斯沅的喉结不由自主地慢慢翻滚了一下。

而后,他敛了下眸子,微微侧过脸,冷声说:“你在车上说,你帮我完成这里的任务,要我答应你一个条件。”

她怔了一下,然后弯起了嘴角:“哟,没看出来,你还挺言而有信的,我还以为你会逃票呢。”

他没搭理她的调侃,只是静静地等候着她的下文。

“既然你开了口,我就不会和你客气了。”

她虽然是笑着的,但眼底深处却蕴着一抹阴霾,“我希望你能够帮我找一个人。毕竟作为黑客界的永恒传说,想要通过互联网在这个地球上掘地三尺找个人,应该没有人比你更适合了。”

蒲斯沅听完她的话,并没有开口答应,但也没有拒绝。

她也不着急,就这么仰头望着他。

等了一会儿,她听到他淡冷的声音响起在耳廓边:“刚刚交易区的人坦白,负三层有一条特设的逃生通道,不通过负二层、负一层以及一层,能够直接通向别墅外的树林里。”

歌琰听罢,漂亮的眼珠微微一转:“噢,然后呢?”

蒲斯沅轻蹙了下眉头,一时没有回话。

她的两只手背在身后,这时往后退了一格又一格,直到落到台阶的正下方。

然后,她闭了闭眼,长吁了一口气:“我并不是不能够一次又一次地在cia的眼皮子底下金蝉脱壳,这也的确是我这些年来一直都在做的事,亡命天涯也已经成为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

“况且,今天还有你和你的组员打掩护,我相信我一定可以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逃脱得更加顺利轻松。”

歌琰顿了顿,声音一下子低了下来:“可是,我不想逃了,我有点儿累了。”

“因为该逃的那个人从来都不是我。”

“该受到惩罚的那个人不是我,应该被除名的那个人不是我,真正背信弃义、违背正义的人也不是我。每天需要躲躲藏藏地生活在黑暗里、不能光明正大地走在这个世界的阳光下的人,更不应该是我。”

她在说这些的时候,往日里身上那些艳丽的、明媚的、张扬的东西,一瞬间全部都像被风吹熄了的蜡烛,再也找不到一点光亮。

他认识她至今,从未见过她像现在这样。

她在他的面前,就这一瞬间,卸下了她身上所有的伪装和防备。

“你知道吗?”歌琰这时又再次笑了起来,“我其实还挺羡慕你的。”

“我也想重新拥有一个光明磊落的身份,可以名正言顺地去替这个世界上的普通人背负和抵御黑暗的侵蚀。这曾经对我来说,是我比自己的生命都看得更重要的东西,是我的信仰。”

“我想我现在突然有点儿明白了。”

她说到这,顿了一下,“明白你为什么会放弃做ksotanahtk,而成为了现在的死神。”

蒲斯沅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她。

有一瞬间,他觉得自己这么多年一直坚硬如磐石的心脏的某一块地方,好像有些奇怪地塌陷了下去。

但是他并不知道那究竟代表着什么。

因为他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作者有话要说:  写这三章写到真的整个人都压抑流泪,尤其是负五层,真的感觉自己的心都被挖空了。希望那些女孩们在天堂一切都好,那些剩余的女孩们,今天有小蒲和火姐来救你们,你们都可以回家了。

乔伊,也一定会和伊娃在天堂重逢。

火姐好像要放弃生的希望了,动了凡心的死神会怎么做?下一章更高燃!帅哭的小蒲哥哥会让大家awsl!战神别怪我,我是真的爱上死神了,他是我男主里最冷的一个,但是又是心最暖的一个

为了感谢宝子们的支持,明天双更合一六千字答谢大家,依然是零点更新,请为如此勤劳的桑桑子一键三连打call!红包继续掉落!没收到的举手!

最新小说: 快穿回来后我意外爆红了 快穿:炮灰女配的黑化日常 不同的宝可梦世界 绝地求生之在线锤挂 我后爹全家是皇帝 穿越到古代捡了个极品将军 快穿之只怪狐妖太迷人 末世:娇憨憨小朋友请不要犯花痴 重生大师姐美飒,清冷师尊偏执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