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中文网 > 女生频道 > 火吻 > 第27章 保护

第27章 保护

歌琰听到这话, 一瞬间还以为自己是不是听茬了。

因为蒲斯沅在说这话的时候,那张俊脸还是冻得随时可以送进棺材似的,甚至语气里连一点表情符号都没有带。

可就是这么一个冷得仿若冰库一样的人, 竟然会说出“想你多拉着我一会儿”这种多理解一些可以理解出点撒娇意味的人。

到底是他疯了还是她自己疯了?

蒲斯沅的身手敏捷又扎实,趁着她在愣神的功夫,几乎是一眨眼就已经从底下攀到了和歌琰持平的位置。

因为她一直没有松开手的缘故,他们俩的手直到现在还拉在一块儿。

蒲斯沅看着她大脑当机的表情,有一瞬间眼睛里闪过了一丝模糊的笑意。而后,他侧过头看了一眼墙上显眼的倒计时21个小时,轻轻举起了他们交叠着的手晃了晃, 淡声对她说:“虽然我不介意你多拉一会儿, 但再不早点上到第三间密室,我怕这根绳子会撑不住。”

歌琰刚刚还沉浸在震惊、诧异和一丝前所未有的害羞里,直到这时,总算是被这句充满他风格的话给拽回了神。

然后, 她恼羞成怒地一把甩开了他的手,没好气地双手并用,快速往上攀去:“我拉个屁。”

蒲斯沅微微仰起头, 看着她纤细的身影渐渐离上方的第三间密室越来越近,嘴角几不可见地勾了一下。

等两个人都通过绳索翻上了第三间密室后,第三间密室的地板、也就是第二间密室的天花板开始缓缓合上。

底下那深不见底的深渊,也被慢慢地隔绝在了这片空间之下。

歌琰站在平实的地面上, 回想起刚刚那吊在半空中凝视深渊的感觉,顿时体会到了一丝侥幸和后怕。但一想到某个人在这种半只脚踩在孟婆桥的档口,竟然还能表现出要送死的模样故意逗她惹她担心焦急,她就浑身都不太好了。

于是,刚刚收起自己的绳索, 从地上起身站直的蒲斯沅,就收到了对面这位火吻小姐一个大大的白眼和一个冷漠的后脑勺。

蒲斯沅:“……?”

钢铁直男死神同学想着这过程虽然是有点儿曲折、但既然两个人最终都能成功从深渊里逃脱活下来,那就是最大的幸事了,为什么她还没个好脸色?

嘿,女人的心思,你别猜。

她上一秒还能担心你担心得要命,下一秒就能因为你是故意耍诈骗她担心而和你翻脸。

这间密室目前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房间里甚至连个像前两个房间那样的黑板、石凳方桌等摆件都没有,环顾四周,光秃秃的房间里似乎只有一个类似通风管道的口子卡在墙壁上。

歌琰虽然依旧沉浸在不爽的情绪里不太想搭理某个人,但她在房间里左看看、右看看了一会儿,还是没好气地给他甩了一句:“你有没有觉得这间房间越来越热了?”

蒲斯沅从地面上抬起头:“没有。”

歌琰从刚刚开始,就觉得这间密室里的空气变得越来越热。她抬手一摸自己的背脊和额头,发现都是汗,于是便将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只余下了一件短袖。

谁料她刚把外套系在腰间,就听到某位正背对着她在检查密室边边角角的人慢条斯理地来了一句:“不用给自己想脱衣服找借口。”

歌琰:“……”

去死吧你!

大约仔仔细细地检查了整间密室十五分钟后,歌琰感觉自己全身里里外外全部都已经湿透了。只是她身上的衣服和裤子里已经没有多余的内搭能给她挥霍脱去了,总不见得让她在某人面前直接裸奔吧?要是这里只有她一个人倒也算了,这尼玛房间里还有个大活人在,还是个男的呢。

她这时热得实在是检查不动了,半蹲在了地上,支棱着两条酸软的胳膊,幽幽地看着还在认真检查墙面的蒲斯沅,气若浮丝地说:“你真的不热吗?我觉得这里最起码有四十度啊大哥!”

难不成这位“冰库”还自带冷冻去热功能吗?

蒲斯沅这时从墙面上回过头,看了她一眼:“不热。”

歌琰愤怒地指着他道:“你脸上的汗都快流成瀑布了,你还跟我说你不热?!”

蒲斯沅淡定如佛:“心静自然凉。”

她忍无可忍地翻了个白眼。

等蒲斯沅检查完了整间密室之后,他从身上拿出了一根小小的专用撬锁器具,开始松那块通风管道闸门上的螺丝钉。

歌琰大汗淋漓地指着那个通风管道:“所以那玩意儿就是这间密室的唯一出口么?我怀疑那里面最起码有80度。”

这间房间的热度,就是被从那个通风管道里源源不断输入进来的热气给提高的。

可能她一进去,出来就直接是烤焦的猪排了。

“你不用进去。”

他这时以飞快的速度松了闸门上的所有螺丝钉,收起了器具,开始解自己的外套。

歌琰挑了挑眉,似有不解:“我不进去,我要怎么离开这儿?”

蒲斯沅没说话,他这时已经将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他外套里面什么都没有穿,也因此,歌琰在同一时刻已经完整地看到了他裸|露的上半身。

虽然在这种人命关天的时候,本不应该产生什么私心杂念,但当歌琰看到他线条分明的背脊、身上肌理分明的人鱼线和腹肌之后,内心深处还是忍不住、本能地产生了一丝悸动。

他身上的肤色和他脸上的皮肤一样白,这的确很难令人相信――这么一个身经百战的特工,身上竟然没留下什么疤痕,每一处的肌肤都如此地光滑细腻。

这具男人的身体,足够点燃所有女人的渴望和冲动。

歌琰虽然没有见过其他男人的身体,但她还是大致清楚什么样的身体线条可以被称得上为完美。

他的身体就是。

于是,等蒲斯沅回过头,就看到歌琰的整张脸都红了。

这种红,比起是被室内的高温所熏红的,好像更像是因为某种内心产生的情绪而导致的颜色。

他似乎有一瞬是愣了一下,但很快,他就明白了她此刻脸红的原因。

蒲斯沅在原地看了她几秒,而后突然抬了步子,慢慢朝她走了过去。

歌琰半蹲在地上,看着他越走越近,忍不住轻轻地吞咽了一口口水。近距离地去看,更能发现这人的身上竟然连半点多余的赘肉都没有,仿佛像是被人工砌成的雕塑那般。

要是摸上去,手感一定很好吧。

这张脸,再配上这具身材,是真的要人命。

草。

她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

还有二十个小时都快没命了,她为什么脑子里竟然还在垂涎着男人的□□?

等蒲斯沅的脚步停在她的跟前,他微微地俯低身子,以此能使自己的视线和她持平。

下一秒,歌琰就看到这个男人,用那张禁欲的脸冷静地问她:“你是看什么看得脸红了?”

她严重怀疑他是故意的。

歌琰张了张嘴,顶着愈来愈红的脸,反呛了他一句:“这破密室里除了你,我还能看什么?通风管道么?”

密室的空气中此刻除了热,暧昧的意味也愈来愈浓郁。蒲斯沅的眸色微微一动,却并没有要结束这段对话的意思:“那你看完之后,有什么感想么?”

兴许是因为他实在凑得离她太近,近得让他们的呼吸又完完全全地交融在了一块儿,她只要稍稍再往前动一些,她的鼻尖就能碰到他挺拔的鼻梁。

这个距离太危险了,危险到会让人脑子发晕。

于是,歌琰的下一句话,完全没过脑子就直接跑了出来:“想你为什么不把裤子也脱了。”

蒲斯沅似乎没料到这女人竟然敢直接这么说,一时之间都没有回话。

而刚说完那句话就想撞墙而死的歌琰,顶着一张已经快要熟透了的脸,瞪大着眼睛看着某人沉默了几秒,竟然真的抬起手,轻轻地落到了自己的皮带上方。

他用白皙的指尖轻轻地拨弄了一下自己皮带的扣子,哑声问她:“真要看?”

他皮带下方更深处的腹肌,此刻因为他的动作,而隐约地被带出来了一角。

可以瞬间就引起她的无限遐想。

歌琰哪想得到某人不正经起来可以那么骚!她浑身的毛都快炸了,抬手就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连声音都是紧绷的:“……蒲斯沅,我警告你,你可别不做人啊!”

过了两秒,她听到他低低地笑了一声。

那声笑从他的喉间滚出来,可以感觉到他心底深处最真实的愉悦。

歌琰屏住呼吸遮着自己的眼睛,感觉到片刻后,他身上那股灼热的气息才算是彻底离开了她的近处。

等她警惕地将遮住自己眼睛的双手往下移动了一寸,就看到他整个人此刻已经攀到了墙上,半个身子都探进了那条通风管道里。

她这时才从地上翻身坐起来,快步走到了他的下方:“很热吧?能行吗?”

等他的长腿也消失在了通风管道中后,她才听到了通风管道里他模糊的回应:“先别上来,我去找热源和机关。”

歌琰略微仰起头,看向这条不知道尽头在何处、她人只是身在外面都感觉要被这股热流给融化了的通风管道,蒲斯沅整个人都匍匐在里面,他用外套作为隔绝自己的手臂和管道壁的媒介,一点一点地向前攀爬。

如此的高温下,他非但没有半点儿想要停止自己前进的动作,甚至连短暂的休息和停顿都没有。

又是这样。

有什么危险,他总是先她一步去闯,有什么难题,总是他率先去解决。

他嘴上从来不说一句好听的,但他却总是默默地去做所有的事。

而且,他似乎也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

那么多年来,一直都是她护着亲人、护着陌生人。最开始是她护着歌芊芊,后来她又护着南绍,她习惯了当姐姐、习惯了当那个保护者。可现在,她自己却变成了那个被人不由分说地揽在身后的人。

原来,被人护在身后的感觉,是这样的吗?

她心想。

这种感觉竟然那么地温暖。

等到蒲斯沅的身影已经在离入口有一定距离的时候,歌琰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她举起了双手,贴在自己的唇边。

然后,她冲着通风管道里的人大声喊道:“蒲斯沅,adx监狱里你把我烫破皮的事儿,我决定从今天开始彻底和你一笔勾销了!”

在通风管道里边爬边找机关的蒲斯沅听到这话,忍不住轻轻地弯了下嘴角,摇了下头。

然后下一秒,他就听到这女人荡气回肠的呼喊声再度从入口处传来:“看在你屁股那么翘的份儿上,我怎么能白嫖不表示呢!我就是这么地大气!”

蒲斯沅:“……”

他真的是感谢她的大恩大德。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火姐,不愧是你!!!

死神:真要看我脱裤子么?你怂什么?

火姐:你脱啊!!

死神:(真脱了)

火姐:啊啊啊啊你变态!!!

死神:你不是还要嫖我么?来(躺平在床上,并拉火姐一起)

火姐:啊啊你住手!!!蒲斯沅!你要用我的手摸哪里!!

虽然你们现在都看不起我这个曾经的车神!!但是!!我要告诉你们!!我还是可以!!(在作话)开车的!!哼!!

在密室会越来越甜的!!好好期待把!!记得给你们的桑桑子疯狂打call!留言营养液收藏!谢谢!

最新小说: 快穿回来后我意外爆红了 快穿:炮灰女配的黑化日常 不同的宝可梦世界 绝地求生之在线锤挂 我后爹全家是皇帝 穿越到古代捡了个极品将军 快穿之只怪狐妖太迷人 末世:娇憨憨小朋友请不要犯花痴 重生大师姐美飒,清冷师尊偏执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