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中文网 > 女生频道 > 火吻 > 第29章 羁绊

第29章 羁绊

其实刚刚歌琰见到蒲斯沅从通风管道回来, 那颗原本悬着的心便落下了地。于是,她好不容易才压下去的困倦的念头,也因此重新浮现了上来。

即便通风管道里的热源已经开始工作, 但到底没有那么快能够将这第四间密室的温度迅速回升的。

而且,他们也还并不清楚,到底回升到什么程度,他们才能够从这儿出去。说不定回到正二十度,这破机关还不肯打开呢。

就在她逐渐又要被瞌睡虫占领了整个脑袋的时候,谁能想到,某人突然给她来了一出比兴奋剂效果都更好的强心骚操作呢?

歌琰垂着眸子, 一动不动地盯着这只和她自己的手牢牢地扣在一块儿的漂亮的、属于男人的手。

十指紧扣之间, 他刚刚在通风管道里获得的热度,正源源不断地朝她手掌心的方向传递而来。

她都不敢相信这是真实发生的事。

即便在如此的极寒之下,她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脸颊一下子就发烫了。

同一时间,她听到她的耳边, 传来了他性感低哑的声音:“还困么?”

草。

歌琰咬了咬牙,虽然表面故作镇定,但说话时的尾音也几不可见地有点儿飘:“……我困个屁。”

岂止是不困了。

她感觉她现在就算立刻在原地做一百个深蹲和开合跳, 也缓解不了她此刻内心汹涌澎湃的情绪和能量。

“那就好。”蒲斯沅敛了一下眼眸里的那丝笑,“不用谢。”

歌琰:“……”

之后,她虽然没有再试图和他说话,但她也没有松开过这只正紧扣着自己的手。

这只手, 不仅驱散了她的困意和寒意,甚至还点燃了她心尖上的火苗。

她知道,有一种她此前从未体会过的情愫,正在从这两只相扣着的手掌里慢慢滋生。

那原本只是在她心底深处的一棵几不可见的小苗,她屡次想要去忽视这棵小苗, 小苗却依然坚定地扎根在那里。

而现在,那棵她还没有做好准备去正视的小苗,终于因为他递过来的这只手,彻底破土而出了。

从此以后,她再也无法选择去无视,也再也无法否认这种情愫的存在。

-

密室里依然冷得刺骨。

但渐渐的,又或许是心理作用,歌琰觉得自己身上原本那种被冻到耳鸣浑身麻痹的感觉,开始慢慢减退了。

她原本想要站起身,去墙边的那支温度计旁边看看,此刻室内的温度究竟是多少。

但因为那只紧扣着自己的手,她终究还是没有能舍得起身。

下一秒,歌琰就被自己心里的这个念头给吓到了。

不舍得。

她竟然已经开始贪恋起这个人给予自己的温度了。

由于职业的缘故,他们这样的人,在最开始入行时,都会被训练成摒弃世间的七情六欲的模样。

因为有渴望,就会有贪欲;有爱,就会有羁绊。

当被这些情|欲控制的时候,人往往会做出一些不公正的、不理智的行为。曾经,带她训练的cia导师还说过,一旦特工有了这些心思,其危险程度,甚至和犯罪分子有得一拼。

因为他们都是身怀绝技的人,如果他们因为七情六欲迷失了自己,那么他们都会成为潜在的高危分子――这也是撒旦协议最可怕的地方。

而o,也亲手将撒旦协议这个地狱般的噩梦,带到了人间。

歌琰向来对名利和钱财看得很淡,所以一直都对撒旦协议这个洗脑的恶心玩意儿嗤之以鼻。因为家庭教育和本性,她天生就是那种正义感很强、价值观很正的人。

也因此,她从没担心过自己会陷入到被牵着鼻子走的程度,也从没被o递过来的任何条件所打动过一分一毫。

或许曾经,唯一可能会影响到她判断和行为的,就是和她的妹妹歌芊芊有关的事情了。但即便o屡次说可以帮她找到歌芊芊,她心里犹豫再三,还是拒绝了。

她终究无法接受通过和这种人为伍来完成自己的愿望。

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她的心里现在竟然也产生了贪欲。

蒲斯沅给她带来的贪欲,既不和名利、也不和钱财相关。

但却是能够激发出她内心最深处、此前还没有任何人触及过的、最柔软的部分。

那是男女之间最独有的涟漪。

那可能会让她从此以后,竭尽全力,也无法斩断哪怕一丝一毫和他之间的情感联系。

也会让她感觉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不再是孑然一身。

她从此以后有了倚靠,有了眷恋,更有了牵连。

而那是人与人之间最刻骨铭心的牵连。

是羁绊。

-

不知道过了多久。

当墙上的倒计时已经从19个小时,跳到15个小时的时候,歌琰也终于感觉到此前那股快要让她窒息的冰冷已经彻底消失殆尽了。

不仅如此,她的手掌心,也开始慢慢地浮现出了细小的薄汗。

在这四个小时里,蒲斯沅的姿势几乎没有变过,他始终目光沉静地看着虚空中的一点,手则牢牢地扣着她。

歌琰这时咬了下唇,终于轻轻地从他的手心里,抽出了自己的手。

蒲斯沅感觉到了,侧过脸朝她看了过来。

她抓了下自己的头发,微微把视线偏过去了一些,没有正视他的眼睛,语气也有点儿别扭:“没那么冷了,我都出手汗了。”

他看了她几秒,没说话,这时翻身从地上站了起来。

他大步走到了墙壁边的温度计旁,然后低声开口:“18度了。”

“真不容易啊!”

歌琰坐在地上,高兴得都快喜极而泣了,为了表达她的欣喜,她甚至都想要站起身和他击个掌去。

只是可能她身体素质再好,和某人相比,还是差了那么一些。某人被冻了四五个小时,却还是能立马从地上一跃而起,连气儿都不带喘的。而换作是她,刚想要起身,就发现自己把腿给坐麻了……然后半条腿直接抽住了。

于是,当蒲斯沅转过脸时,就看到她一脸吃屎的表情卡在了一个半蹲着的位置。

他几不可见地挑了挑眉。

而火吻小姐虽然自己状态狼狈,但抓别人的微表情却一抓一个准,此时几乎是有些恼羞成怒地指着他道:“你不许笑!把你快咧到耳朵边的嘴唇给我收回去!”

蒲斯沅抿了下唇,完美地管理好了自己的表情,这时几步走过去,朝她伸出了一只手。

歌琰努力地装作凶狠的样子瞪了他两秒……然后“凶狠”地把自己的手颤颤巍巍地递了过去。

主要是不借他的力,她还真的有点儿起不来,她感觉自己的半条腿都没知觉了。

等她抓着他的手,好不容易从地上站了起来,又在原地上下左右蹦跳了好几下,才算是彻底把刚刚那股麻劲儿给缓了过来。

蒲斯沅全程充当了一支安静的拐杖,甚至在她扭出一个像在蹲坑一样的姿势的时候,也绷住了脸上的表情。

眼看她似乎是恢复好了,他刚想将自己的手收回来,就发现她忽然轻拽住了他的手指。

他静静地注视了她几秒,而后慢条斯理地递了一句话过去:“还没牵够?”

他说话的语气虽然还是冷冷淡淡的,但仔细去辨别,就能发现,他现在对着她的语气里,比起之前,要多了不少常人才会拥有的“感情”色彩。

尤其是歌琰,甚至从这句话里,直接地听出了一丝调侃和揶揄。

于是,她一手插着自己的腰,苦大仇深地盯着他:“蒲斯沅,你能不能正经一点,好好说话,别老调戏女孩子?就你这个样子,等我们从这里出去之后让你的组员们看到,你还要不要面子了?”

蒲斯沅云淡风轻地接受完了这段话,连一秒都没有停顿地回道:“我记得在进密室之前,有人问过我是不是从来没有不正经的时候。怎么,现在看到了不正经的一面,就想要翻脸不认人了么?”

要是言锡童佳他们现在真的在这儿,估计会活活被他们老大此刻的言论给吓晕。他们跟了蒲斯沅那么多年,都不知道他们能用行动说明就绝对不多说一个字的死神能一口气说那么多话,话里还能有调侃等“表情符号”。

歌琰听完这话,脸“唰”地就红了:“……你闭嘴。”

他抿了抿唇,示意她可以开始她的表演了。

歌琰缓了几秒刚刚的脸热,然后咬了咬牙,终于问出了一个已经在她的心头盘旋了很久很久的问题。

她看着他的眼睛,无比认真地开口问他:“我和你,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她对他的过去和生平一无所知,只是知道他曾经是黑客之王、现在是shado的特工后,被战神孟方言带着一起执行的第一个外勤任务。

彼时,l还不放心他这么早就出外勤任务,想说就算再天赋秉异,也可以先缓缓,暂时留在后方做技术支持也好,等他再多经历几次任务再开始正式出外勤,毕竟他年纪还那么小。

而当时的孟方言却完全不把局长的话放在眼里,只回了一句嚣张至极的话:“这必须是他的第一次外勤任务。”

于是,他便得到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把枪,穿上了shadow的制服,跟着孟方言一起来到了巴黎。

到了事发地后,孟方言他们负责去捉拿暴恐分子,而他和另外一些特工则负责去救援生还者。

这么美丽优雅的一座城市,却因为暴恐分子的袭击而变得千疮百孔。那是他第一次亲眼见证遍地横尸和血色满地。

他一步一步踩在这片已然失去生气的土地上,看着四周那些破碎的砖瓦以及被烟和火熏黑的道路,努力地想要去找到哪怕一个生还者。

不知道走了多久。

他终于在音乐厅附近的一片倒塌的建筑前,看到了一个活着的小女孩。

她有着一头火红色的长发。

就像是地狱中开出来的、最鲜艳的花。

作者有话要说:  哇最后直接一身鸡皮疙瘩起来了!!从开头就埋下来的梗终于可以慢慢揭晓了!!!

是的当年那个很暖的小男孩就是小蒲,红发妹妹就是火火子,他们从很多年前就已经遇见彼此了!!!缘,妙不可言!

看到有评论说请火神夫妇在密室里把所有该做的步骤全都完成!我觉得!!!你们都想得很美!!

小蒲:还没签够么?签有什么好签的,你可以直接摸的

火吻:?

记得给你们的桑桑子疯狂打call!留言营养液收藏!谢谢!

最新小说: 快穿回来后我意外爆红了 快穿:炮灰女配的黑化日常 不同的宝可梦世界 绝地求生之在线锤挂 我后爹全家是皇帝 穿越到古代捡了个极品将军 快穿之只怪狐妖太迷人 末世:娇憨憨小朋友请不要犯花痴 重生大师姐美飒,清冷师尊偏执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