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中文网 > 女生频道 > 火吻 > 第30章 重叠

第30章 重叠

那片废墟之中, 拥有着火红色长发的小女孩儿,就像是照亮这片死地的唯一的光源。

蒲斯沅看到她在原地半蹲着,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膝盖, 对着面前的两具尸体默默地流着泪。那两具尸体已经有些面目全非,但从衣着上来看,应该是小女孩的父母。

而小女孩流了一会儿泪后,总会想要努力地站起来,她似乎是要去找什么人,可是接连不断的连绵的炮火声,又会让她始终驻足在原地。

他就这么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看着小女孩, 感觉自己的整颗心都被揪住了。

此时的风中, 不知道从哪儿飘散来了几片花瓣。

兴许是因为暴恐袭击炸开了音乐厅前的花坛,而其中所有的花都散落在了一地,有些被尘埃掩埋,有些已然失去生气。这些花一瓣一瓣地掉落下来, 又随着微风,开始四处飘散。

就像是上帝对这场惨绝人寰的噩梦的祭奠。

蒲斯沅站在原地,向着风的方向, 轻轻地抬起了手。

然后,一片火红色的花瓣便静静地飘落到了他的手心里。

他合上手掌,抬步朝小女孩走去。

蒲斯沅走到小女孩的面前,轻轻地弯下了腰。

他用一只手轻触了一下小女孩的头顶, 下一瞬,小女孩便有些仓惶地抬起了满是泪痕的脸。因为她抬头的动作,也让他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她脖颈后那片火焰状的胎记。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胎记。

顿了一秒,他的手又从她的发、落到了她的眼角边,帮她轻柔地拭去了那些滚落下来的泪水。

然后, 他对着她,慢慢地打开了那只躺着火红色花瓣的手。

“地狱中开出来的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他垂着眼眸,一字一句地对她说,他说得很慢,又带着与生俱来的温柔:“相信我,你一定可以站起来。”

小女孩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眼角的泪水也停止了滚落。

过了半晌,她伸出手,轻轻地把自己的手放到了他的手心里。

她的手很小又很软,让他的心也跟着她手掌的温度,而微微地震颤了起来。

然后,他看到她从他的手心里,取走了那片花瓣。

“哥哥。”

她将花瓣握在了自己的手里,终于靠着自己的力量从原地站了起来。她站得直直的,扬起了自己的脸颊,对着他努力地扯出了一个笑容,“谢谢你。”

蒲斯沅垂眸注视着她还留有泪渍的脸,顿了两秒,低声对她说:“你愿意跟我去一座特别的帐篷么?那儿不会有炮火,也不会有坏人,但是会有医生姐姐来帮你治疗你的伤口。”

小女孩纤细白皙的手臂上,似乎是被流弹的碎片所割到了,此刻正静静地流淌着血。

谁料,小女孩听完他的话后,却坚定地对着他摇了摇头。

“暂时先不了吧。”

她笑了笑,弯着明亮澄澈的眼睛,像个成熟的大人那样,对着他轻轻地摆了摆手,“我要先去找我的妹妹了,她和我走散了,如果离开我和爸爸妈妈太久,她会害怕的。”

还没来得及等他再说些什么,她就已经转过身,朝远处跑去了。

蒲斯沅站在原地,看着她穿着被炮弹和尘埃弄得脏兮兮的碎花裙的小小身影快要渐渐消失在街道的拐角,抬起步子,想要跟上去保护她。

虽然孟方言他们已经处理完了大部分暴恐分子,但是也不能完全肯定已经没有游离在外的落网之鱼。

他快步地跟了上去,转过了那个拐角,却发现前方的街巷里已经空无一人。

蒲斯沅又顺着那条街道走了很久,却再也没有看到那个小女孩的身影。

“thanatos.”

就在这时,他听到耳麦里传来了孟方言的声音。

他低低地应了一声。

孟方言:“你先回来吧,所有这个区域的暴恐分子都已经被清空了。其他人会继续去找幸存者,我需要你帮我搜索一下附近其他的区域是否还存有暴恐分子别的根据地。”

“好。”

蒲斯沅的目光落在这条空荡荡的街道上,他轻轻地蜷了一下垂在身边的那只被小女孩触碰过的手掌,过了良久,才转身返回。

那是他们多年前的第一次相遇。

命运的齿轮也从那一刻起,就已经开始悄悄地转动了起来。

蒲斯沅其实最开始并不知道【火吻】就是当年的那个小女孩。

所以cia求他对adx监狱伸出援手,他才会顺手帮了个忙。虽然他不喜欢cia里的一些人,但每每对于缉捕潜在的犯罪分子这件事,他还是都会出手相助的。

可后来,在黑帽大会上亲眼见到她本人,又看到那个火焰状的胎记时,他几乎立刻就确定了,她就是当年的那个小女孩。

原来她现在已经成为了可以独当一面的成年人,甚至可以说,她成长为了一个算是背负着“盛名”的风云人物。

和她分开后,他试图利用黑客技术去搜索她的过去。他发现,在cia的系统里,只用了含糊和欲盖弥彰的寥寥数语写了她在行动中触犯了组织的大忌,但具体是指什么,也没有任何确凿的证据,便直接盖棺定论她要被除名。他又通过这些年她所做的那些事情发现,原来她被除名后杀的所有人,都是真正的罪恶之人,即便在被通缉中,她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延续自己的信仰。

而关于她自己的私事,能够找到的线索更是趋近于无。

虽然,他到现在依旧还不知道她在这几年中究竟遇到了一些什么,发生了一些什么,才会让她被cia除名,并成为背负着罪名的通缉犯。但是他在潜意识里一直坚信着,她不会成为一个犯罪分子。

因为从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他就觉得,这个女孩,和火红色的花很像。

她们一样的艳丽,一样的明媚,也一样的坚韧和澄澈。

她们会置之死地而后生,她们永远不会被黑暗所打垮。

有着这样的本质的女孩,是绝对不会与犯罪分子同流合污的。

所以,他掩护她和南绍悄然离开黑帽大会。所以,他默许她来和自己一起执行血蝎子巢穴的潜伏任务。所以,他让她堂堂正正地从cia的围剿中全身而退。所以,他愿意把自己的后背交给她,让她和自己一同对付o。

他知道他的行为让言锡以及其他所有人都感到很困惑。如果硬要解释起来,因为他觉得他们是同一类人。也因此,他毫无缘由地坚信着她,也帮助着她。

可他现在却觉得,或许,还有些别的理由。一些更深层次、更柔软、更致命的理由,才会让他冒着天大的风险也要护她如此。

歌琰见他不说话,便依旧紧紧地拽着他的手指。

她感到自己的心跳已经如雷般在跳动着,她看着他漂亮的眼睛里不断涌现出来的种种她一时半会无法理解的情绪,觉得自己或许已经很接近事情的真相了。

因为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第二个人,可以拥有着这样一双仿佛囊括了一整个世界的温柔和哀伤的眼睛。

所以她觉得,他应该就是那个多年前,在巴黎的死地里,给她递出火红色花瓣的小男孩。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听到墙面上的温度计,忽然自己发出了一声“滴滴”的脆响。

然后,那个温度计便从墙面上掉落了下来。

接着,那堵完全牢不可破、肉眼看不见任何隐藏的机关痕迹的墙上,突然凭空出现了一扇门。

那扇门从墙里轻轻地弹了出来,“吱呀”一声,向他们展开了通向第五间密室的通道。

蒲斯沅回过头看了一眼那扇门,然后又转回来,看向依旧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歌琰。

这姑娘的架势,似乎是今天他要是不给她一个准话,就绝对不放他进下一扇门。就算时间到了,密室里开始释放出毒气,也要和他在这儿死磕。

然后,顺理成章的,他敛了下眼眸,暗自失笑了一声。

歌琰有些不解,嘟囔道:“你笑什么?”

蒲斯沅嗓音低沉地说:“笑你糊弄起别人来一套一套的,自己却不肯让别人糊弄你一分一毫。”

歌琰听完这话,怔了一秒,而后立刻耸了耸肩,理直气壮地说:“那可不?本姑奶奶行走江湖这么多年精得很,从来不吃亏不上当的。”

他摇了摇头,这时忽然手轻轻一拽、一使力,反客为主地将她原本紧拽着自己的手指,十指交叉、又严严密密地扣进了自己的手心里。

两只手就这么在空中缠在了一块儿,一股旖旎暧昧的气息再次充满了整间房间。

就在歌琰的心脏快要跳出嗓子眼儿的时候,她忽然听到他神情淡然地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话:“你和小时候,在样貌上基本没有什么变化。”

“嗯?”她原本就全神贯注地竖着耳朵,一听这话,立刻瞪圆了眼睛,“所以我们果然见过!你是不是就是那个在巴黎暴恐袭击的时候,来救幸存者的小男孩?你当年是不是才刚加入shadow?”

蒲斯沅没有接她的这些问话。

他的手微微一动,接着,就这么扣着她的手,转过身拉着她往第五间密室大步走去。

“说话,蒲斯沅!沉默不是金!不说清楚你就是小狗!”

歌琰亦步亦趋地跟在这个高大硬朗的背影身后继续锲而不舍地追问,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听到他在安静之中,又不咸不淡地扔了句话。

“不过你小时候看起来,可没有现在这么难缠。”

她下意识地咬了下唇,刚刚还气势汹汹的追问顿时卡壳了一下。

然后,她用另一只没有被他牵住的手,轻挡了下自己已经红透了的脸,似羞恼又似嗔怪地回了一句:“……要你管!”

他走在前面,无声地弯了弯嘴角。

-

通往第五间密室的通道,比想象中的要更长一些。

他们走了好一会,黑暗的通道尽头才总算是出现了些许亮光。

蒲斯沅自从出了第四间密室之后,拉着她的手就没有松开过,即便是已经带着她进入了有光源的第五间密室,还是紧扣着她的手。

而歌琰心照不宣,也没有想要挣开的意思。

这第五间密室,总算是和之前的几间密室有着些许的不同,不再是空荡荡的一片。相反,这个密室里面被塞得鼓鼓囊囊的,地上铺着满满一堆各式各样的瓷器。

歌琰进去之后,看到这一大堆快要堆成小山的物什,张了张嘴:“……草,干嘛呢?开瓷器展览会呢?”

蒲斯沅摇了摇头。

他抬手指了指密室里唯一没有被堆东西的那块空地,对她说:“看到了么?”

歌琰探头探脑地张望了片刻,狐疑地望着他:“看到什么了?”

他似乎是被噎了一下,有一瞬间他的表情已经升腾起了一丝不耐,但还是被他努力地压制了下去。

过了两秒,他才语气凉飕飕地说:“那块空地上,有五个比较浅的、形状不一的凹槽,是专门用来放瓷器的。”

她听完他的注解,瞪大了眼睛越过瓷器“小山”去看那块空地。

就在她快要用眼睛把那块地烧出一个洞的时候,她苦大仇深地侧过头:“看不到,啥都没有,你的眼睛到底是怎么长的?”

这尼玛,怎么看都是一块平地,他到底是怎么能看出来上面竟然有五个可以放瓷器的隐藏凹槽的?

蒲斯沅被她的理直气壮气得眉头都跳了一下。

他面无表情地注视了她一会儿,而后似笑非笑地扔了一句:“那要我把你抱起来,托着你看么?”

作者有话要说:  呜呜呜恋爱的气氛越来越浓郁了!!我可真是爱死这种感觉了!!!我们蒲蒲子怎么那么会!!!我好爱他!!

来,话筒给你们,牵手已经有了,抱抱是不是也得安排上!!!还有亲亲!!

接下来每一章都让我们沉浸在恋爱的快乐里吧!!

记得给你们的桑桑子疯狂打call!留言营养液收藏!谢谢!

最新小说: 快穿回来后我意外爆红了 快穿:炮灰女配的黑化日常 不同的宝可梦世界 绝地求生之在线锤挂 我后爹全家是皇帝 穿越到古代捡了个极品将军 快穿之只怪狐妖太迷人 末世:娇憨憨小朋友请不要犯花痴 重生大师姐美飒,清冷师尊偏执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