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中文网 > 女生频道 > 火吻 > 第45章 裙摆

第45章 裙摆

成千上万的灵魂在夜晚交汇重聚的那一刻, 他们也在人海中旁若无人地接吻。

直至死亡来临前,我都永远不会将你遗忘。

这将是歌琰这一辈子都忘记不了的一天。

她以前从来没有谈过恋爱,更没有喜欢过谁。

有时候, 她看到自己cia的同事或者她遇到过的形形色色的人,在与自己的恋人拥抱接吻时,露出那抹仿佛能够点亮无边黑暗的笑容时,总会有一种疑惑和期待。

她疑惑一个独立的个体真的会与这个世界上的另一个个体从彼此陌生,到相爱相守,并为他付出、为他改变、成为对方的软肋和盔甲吗?

她也期待着自己在有生之年,是不是也能遇到这样一个人。

虽然她总觉得, 上天或许并不会眷顾像她这样天命不好、亲缘尽失的人, 但她还是会忍不住地去幻想和期盼。

这个人,会不会跨越一切阻碍,跨越光明与黑暗,来到她的面前。

他会不会毫无保留地爱着她, 抚慰她所有的悲伤。

他会不会温柔地拥抱住她,给她一个让她永生难忘的亲吻。

而今天,她终于有了如此确切的感觉。

遍地铺满的烛火、熙熙攘攘的人群、分不清是谁所献唱的悠扬歌声……在这所有可能会令人感到模糊不清、甚至分不清现实和虚假、人间和阴界的时刻, 她的爱人像怜惜稀世珍宝那样亲吻着她。

他让她感觉到,自己是真实地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甚至是可以得到爱、拥有爱的。

他让她变得更眷恋起这个世界来了。

因为这个世界上,有他。

起先, 当歌琰不管不顾地在人群中这样吻上他嘴唇的时候,蒲斯沅还有过一瞬的怔愣,他想着他的姑娘,可真不是一般的胆大。

可是,当她柔软的嘴唇贴上自己的那一刻, 他就没有多余的心思再去想别的了,他心中对她所有的欲念和渴望,就像潮水一般覆灭了他。

于是,几乎是顷刻之间,他就已经反客为主,更深地朝她那边吻了过去。

他轻轻地握住了她捏着他们彼此面具的那只手,将她朝自己拉得更近了一点儿,用另一只手紧紧地搂住了她的腰。

他吻的很认真,也吻得很虔诚。

身边人来人往。

可他们就像时间被暂停了那样接吻。

等到蒲斯沅停下这个吻的时候,歌琰的脸色已经在这无边的夜色里,红得与这黑夜彻底融为一体了。

而下一刻,她就看到她面前的男人垂着他那双已经变得幽深晦暗起来的漂亮眼眸,用他纤长好看的手指,轻轻地抹了一下她依旧湿润的嘴唇。

然后,她听到他哑声对自己说:“我们先回去吧。”

这短短的一句话里,隐着只有她能懂的一些东西。

她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拒绝他。

她和静静地注视着她的蒲斯沅对视了一会儿,最后微微低下头,用鼻音低低地“嗯”了一声。

就算她还想继续再这奇妙的节日氛围里继续逗留一会儿,就算她还想去墓地那边看看当地人们独有的祭奠仪式,就算她还想去找童佳他们会合……但这些好像在他的邀请面前,都已经变得不再重要了。

那股在他们从八度空间里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在她心底燃烧起来的火苗,在这一刻,已经变成了延绵不绝的火海。

她知道他也一样。

-

shadow的安全屋离亡灵节活动的主道路距离其实并不远。

也因此,蒲斯沅拉着歌琰的手从依旧狂欢热闹的人群中逆行而去,转进僻静无人的小巷时,也并没有花上多少时间。

两人从接完吻戴上面具返程时,一路无话。

蒲斯沅是本来就话少,而歌琰则是因为某种原因……并不想说话。

因为他们之间那种暧昧旖旎和带着的气氛,已经快要将她整个人都燃烧殆尽了。

蒲斯沅从一个不起眼的垃圾桶后摸到安全屋的密码锁,输入密码后,两个人便熟门熟路地转进了安全屋的通道里,一步一步地上了楼梯。

当歌琰被他牵着手站在屋子的门口时,她看着前头他沉默英俊的背影,身体忍不住有些轻微地发麻。无论是刚刚的楼梯间还是现在的走廊里,都没有开灯,整个空间里黑漆漆的一片,歌琰在这片黑暗里,只能听到自己震耳欲聋的心跳声。

蒲斯沅用指纹解了两扇门后,他们终于进到了安全屋的最里面。

屋子里静悄悄的,童佳他们显然都还逗留在亡灵节的活动里,没有人先行回来。

蒲斯沅开了屋子里的灯后,抬手将自己脸上的骷髅面具摘了下来,轻轻放在了一边的柜子上。

因为年岁已久,屋子里的灯光不算亮堂,薄薄的灯光从上面打下来,落在他英俊的脸庞上,仿佛将他冷厉的棱角都磨得柔和了一些。

歌琰反手合上门,她在一片寂静之中咽了口口水,而后嗓音紧巴巴地说:“……我先去洗个手。”

没等他回应,她就已经脱下了鞋,提着裙摆,一路从他的身边小跑溜了。

安全屋里有好几间房间,足够他们一人分上一间,且每一间屋子里都有独立的卫浴。因此,歌琰匆匆忙忙地进了自己的房间后,直接快步走到了最靠里面的那间浴室里。

她来到洗手台前,停下了脚步,看着镜子里还在微微地喘息着的自己。

然后,她也抬起手,将自己脸上的骷髅面具摘了下来。

她看到自己的眼睛里还泛着淡淡的波光,这波光是刚刚他们在人群中接吻时留下的余痕,一路这么走回来都没有褪去分毫。

还有她水润的嘴唇以及两颊上的红云……歌琰再看了几眼,不敢再继续看下去,她将面具搁在一旁的隔板上,直接拧开了水龙头开始洗手。

她将水开得很大,仿佛可以借以用水声覆盖自己的心跳声。

但也正是因为流动的水声,将外面有人走进她房间的脚步声都统统掩了过去,直到她感觉有一具温热的身体从后朝自己靠了过来,才惊觉蒲斯沅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这里。

歌琰在一片水声中抬起了头,看到了身后那个高大的男人。

他还穿着印有骷髅和万寿菊花纹的黑色西装,那张冷俊的脸庞因为这些花纹的点缀而显出了几分不同于往日的神采,那抹神采,非要用言语来形容的话,竟是带着几分妖冶和迷离。

她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天,自己居然会用这两个词来形容他这个平时冷得像块冰一样的男人。

不过,这其实也并不令人太意外,因为她想到他们在八度空间里的时候,他从黑水池里逃脱时浑身湿漉漉的模样,她当时就觉得他像个男性水妖。

她发现了――他在和她愈来愈亲密的同时,也开始肆无忌惮地散发着他骨子里这丝叛逆的性感。

此时,蒲斯沅一边在镜中静静地看着她,他的两条手臂也一边从她的身体两侧擦过伸到前方,轻轻地扣住了她在水流中的双手,因为这个姿态,他整个人几乎是从后完全拥抱着她的。

她感觉到了他坚硬厚实的胸膛,感觉到了他衣服布料下精壮的身体,也感觉到了他的热烈和情愫。

这些对她来说,实在是太过陌生,也令她有些措手不及。

歌琰甚至觉得,应付此时此刻的蒲斯沅,简直比应付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都要难上千百倍。

因为她觉得,虽然同样是恋爱新手,她在这一方面,无论怎么赶、怎么反攻,好像都追不上他的领悟进度。

歌琰感觉自己的喉咙像被什么堵住了似的,呼吸也渐渐变得越来越急促,她就这么看着他握着自己的手,将他们两个人的手都完完整整地又洗了一遍,而后轻轻地关掉了水龙头。

她看着他取下一旁的毛巾,仔仔细细地用毛巾擦干了她的手,又将那条毛巾重新挂了回去。

歌琰动了动唇,微微侧过头去看他的脸:“……你为什么不把自己的手也擦干?”

问完这句话,她才惊觉自己的嗓子已然哑得不成样子了。

蒲斯沅依然这么从后拥着她,他垂了下眼帘,微微低下头,慢慢地靠近她的脸庞。

然后,他看着镜子中她的脸庞,贴着她的嘴唇,低声对她说:“因为等会儿还会变湿。”

在这句话音落下的那一刻,歌琰的身子就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而后他的唇就直直地朝她撞了过来。

他撬开了她的牙关,给了她一个几乎要让她呼吸不过来的深吻。

歌琰起先一直侧着头被动地承受着他狂风暴雨般的亲吻,而后她索性在他的怀里转了个身,用手臂扣住了他的后脖颈,将他朝自己压得更近了一些。

既然这渴望之火她已经无法承受,那倒不如将那火拥抱得更彻底一些。

拥吻之中,歌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解开了他身上的西装外套,将那件外套扬手扔在了地上。而蒲斯沅则一把将穿着厚重裙子的她像洋娃娃似的抱了起来,让她坐在了洗手台的边缘。

但因为生怕她坐得不舒服,他的一只手始终轻轻地护着她的后背和臀。

“难受的话就告诉我。”他在亲吻中,见缝插针地哑声对她说了一句。

歌琰微微仰着头,她上翘的眼尾处已经全红了,她从他的薄唇前移开,这时半阖着眼眸,半亲半咬地舔了一下他的下巴。

她并没有咬得很重,但因为他肤色白皙,牙印落上去,就很明显,足够让人看到。

“……召唤兽,我觉得,你应该有个主人留下的印记。”她低声说,“对不对?”

在她做完这个动作之后,她觉得他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了一些。

多么奇妙。

她心想。

这个如此冰冷的男人,却因为她,在此时此刻而变得热得像火。

原来不止是他可以引领着她,她也可以将他毫无保留地蛊惑点燃。

这让歌琰的争强好胜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蒲斯沅的眼睛里已经充满着平日里她从未见过的那些东西,他的整张脸都已经变得完全不像平日里的他。

那抹叛逆的性感、没有来由的妖冶,已经彻彻底底地主导了此时的他。

但是她也很高兴。

因为这样的他,只有她看过,只有她能看到。

这是她的爱人,也是她的男人。

蒲斯沅不断地连绵地亲吻她的眼睛、鼻子、嘴唇……这是他最最珍视的人,他想给她最好的,也想给她最温柔的,他想把她捧在自己的手心里去疼。

可是一这样与她靠近,他就会忍不住,变得不那么温柔,甚至会有一些想要对她更粗暴一点的念头。

她是他的蛊。

于是,那些他落在她脸庞上的亲吻,到最后,都演变成了他落在她耳垂下方、脖颈上的吻和轻轻的啃咬。

这个亲吻的时间,仿佛一个世纪般的漫长。

久到歌琰的眼尾已经有些湿润,久到她已经在他的肩头咬出了一个深深的印子,久到……她从喉底发出了一丝长长的叹息时。

她希望这个吻可以快一些、再快一些结束,但是当真的要结束了,她又有点儿不舍得了。

她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也没有过这样的心情,这些全都是他赋予给她的。

比心动更多,比情愫更多。

是沉溺。

她沉溺于他。

她觉得自己疯了。

深陷在他的漩涡里。

她听到他在她的耳边,用那道磁性低哑的嗓音问她。

“难受,还是舒服?”

歌琰还以为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她睁着已经有些模糊的眼睛,去看近在咫尺的他,看到了几乎要从他眼底满溢出来的渴望和情愫。

看惯了平日里面对任何事都能保持清醒机敏的他,再忽然看到他这样的一面,这种反差的冲击感于她而言是更致命的。

她觉得她已经无法承受更多了。

然而她没有想到,他的话还没有说完。

下一秒,他亲了亲她的耳垂,说:“还好我刚刚没有擦手。”

作者有话要说:  对不起,让大家久等了,改了一百次,我太累了……………………

小蒲!!!一头真正的野兽!!!桑家男主中的欲王之王!!!没写过那么喜欢咬人的男主!!!

火火子,一个企图反攻,但是最后还是屈服于野兽的人!!但是路还长!!她还有机会!!

……我尽力了各位,请你们低调并热烈地歌颂伟大的桑桑子,谢谢!!!!

最新小说: 快穿回来后我意外爆红了 快穿:炮灰女配的黑化日常 不同的宝可梦世界 绝地求生之在线锤挂 我后爹全家是皇帝 穿越到古代捡了个极品将军 快穿之只怪狐妖太迷人 末世:娇憨憨小朋友请不要犯花痴 重生大师姐美飒,清冷师尊偏执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