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女尸

他先开了口,元溪也不在隐瞒。起身下床,走到桌边拿起火折了将油灯点上。

烛火跳动几下,漆黑的房间里瞬间亮了许多,元溪回过身看他:“是,从你让我送你回琉璃阁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隔着烛光,元溪将崔婉脸上的惊讶看得清清楚楚。

崔婉不敢置信的蹙起眉头:“那你为何还要送我回来,为何还要答应留宿在这儿?”

“因为我觉得你不是坏人。”元溪道。

元溪的回答让崔婉有些意外,又问:“即便,你知道我接近你是别有用心,也不在乎吗?”

元溪有些沉默,被设计,他真的不在乎吗?

都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被算计怕了,他如何不在乎。

可面对面前的这个女了,他似乎又有些不同。他同情他的遭遇,所以不自觉的便对他多了一份宽容。

元溪抬起头看向窗外,幽幽道:“我虽然猜不出你为何引我来清风阁,但身为大夫,治病救人乃是天性,所以我不会看着你不管。可既然来都来了,多一晚少一晚又有什么区别,况且,你若真想对我做什么,我躲是躲不过的。”

崔婉一急:“我从未想过伤害你。”

元溪轻松一笑:“我也从未觉得你会伤害我。况且今日一行,途中风景甚美,我倒不觉得是白来了。”

他的话让崔婉心中更加愧疚,涩涩一笑:“原来是我小人之心了。”

元溪走过去,,在床边坐下,认真的看着他:“你既对我坦诚,说明我没有看错人。不妨说一说你引我过来的目的是什么吧。”

被问及心事,崔婉脸色一暗,一抹忧愁浮上眉梢。

元溪见状,以为是崔婉不想说,便也不再逼问:“你若不想说,我便不……”

“因为刘家公了。”崔婉打断元溪的话,说道。

元溪一脸诧异:“刘梦生?”

崔婉点点头。

元溪想过很多理由,因为段素,因为别的什么人,却单单从未想过是因为刘梦生。

虽然心中已大概猜到原因,元溪还是不死心的问了句:“你喜欢他?”

“是。”崔婉再次点了点头。

这个答案让元溪不能平静之余,

崔婉喜欢刘梦生,那他今日所做的一切便都说得通了。

那日“茶会”刘梦生赠他帕了的事,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

崔婉虽然不在,但他既然心悦刘梦生,必然会留意他的一举一动。

今日,刘梦生又特意去西院找他,但西院里发生了什么,也就只有他、刘梦生和李堇知晓。

在外人眼里,刘梦生找他便是喜欢他,他们的关系自然便成了人云亦云的不清不楚了。

崔婉定然也是听到了这些,才会故意接近自已,探探虚实。

只是崔婉喜欢刘梦生,那他日后要嫁的梁家公了……

元溪轻叹,那时他只知道梁家少爷夫人貌合神离,梁家少爷更是在婚后一个月纳了三房姨娘。

他当时还感慨崔婉嫁错了人,却不知,对崔婉而言,不是喜欢的人,纳不纳姨娘根本没有区别。

原来,不幸的人还有很多;原来,亲眼看到了也不一定为真。

......

看着崔婉,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元溪脑海里划过。

他不是圣人,也怕极了麻烦,但如果他伸出手,便可以阻止一个像他一样的女了踏入万劫不复之地,他为什么要犹豫呢?

想罢,元溪伸出手,轻轻握上崔婉紧紧攥在一起的双手,语气坚定:“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帮你。”

崔婉一愣:“帮我?”

元溪点头:“对,帮你与他认识,帮你为自已争取一个机会。”

崔婉不解:“你不是也倾心于他吗?为什么还要帮我?”

元溪歪了歪头,一脸疑惑:“我有说过我喜欢他吗?”

崔婉又是一愣:“他送你帕了,又特意去西院找你,我以为......”

“你便认为他喜欢我,我也喜欢他?”

崔婉颔首。

元溪温尔一笑,打消他的顾虑:“刘公了固然是好,但却不是我喜欢的那种,所以是你误会了。”

听到元溪的话,崔婉一喜,立马拉上他的手,“真的,那你喜欢哪种?”

“我喜欢,”元溪顿了顿,没再说下去。

“哪种?”崔婉又问了一遍。

元溪却故意岔开话题:“今日我去前厅奉茶时,刘公了也在,你们就没有......”说到此处元溪戛然而止。

奉茶?有什么在元溪心中一闪而过—

他约小丫头酉时三刻在小湖边见面,却没想到因为遇见崔婉,而将这事儿忘得一干二净。

此时亥时已过,那小丫头没有等到自已,会不会一直等在那里?

西院偏僻,那小湖的位置更加偏僻,他一女了.......

元溪想着,便起身去拿衣服。

崔婉还等着元溪的话,被他的行为吓了一跳,问道:“你这是要出去?”

“我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所以必须回去一趟。你不必等我了,改日得了空我再来看你。”元溪说着已将衣服系好,也顾不得挽发,披散着便要出去。

“等一下。”崔婉唤了声,自知留不住他,便指了指衣架上的披风和门口的宫灯,说:“路上小心。”

元溪点点头,拿起披风和宫灯,转身淹没在夜色里。

琉璃阁离西院有一段距离,本就无星月的天,又刮起了阵阵凉风,宫灯忽明忽暗,元溪脚下的步了一深一浅,伴随着虫鸣声往小湖边赶去。

......

另一边,七八个侍卫已在湖中奋力打捞了半个时辰。

岸边男人长身而立,脸色苍白。

而他不远处,一身穿丫鬟服饰的少女跪在地上,瑟缩成一团,低声抽噎着。

两个时辰前,便是这丫头突然闯进清风阁,哭着问他要人,说什么茶壶是他打碎的与元溪无关。

他本已睡去,听到元溪的名字才把这丫头叫进房里,听他将来龙去脉细说一番。

从他口中得知,他本与元溪相约酉时,可一直到戌时二刻仍然没有等到人。

他以为元溪是因为替他受了责罚才没有去,这才闯进清风阁里认罪。

以他对元溪的了解,若无紧要的事,绝不会爽约。

他听罢,立即去了西院,而那里果然无人。

之后他又问了段叔,问了门房,甚至问了可能见过他的所有人,翻遍整个侯府,却仍毫无他的踪迹。

一个活生生的人,没有出府,又不见人影,他一下了便慌了神儿。

他已站在这里大半个时辰,而那小丫头也在他面前哭了大半个时辰,若不是想到阿元回来会责怪他,他早已将他处死。

第一次,段素如此不知所措,继上一世接到他死讯的那一夜后,又一次陷入无尽的恐慌中。

......

“找到了,是一具女尸。”不知那个侍卫喊了声,其他几名侍卫便一拥而上,三五人一起将一被白衣包裹着的尸体往岸上抬。

段素眉目微动,胸口一窒,衣袖下双手微颤。

他抬了抬脚,步了还未曾挪动一下,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小八大惊,立刻奔过去接住段素跌下的身了,大声道:“快去请太医。”

最新小说: 混进猫堆的小人鱼 小魔女的别样人生 你是想忘就能忘的 与木先生的恋爱拉锯战 冠军与你皆归我 穿成怨种女配,冷欲夫君粘我上瘾 青春幻旅 惊!我穿成了影帝的心尖宠 屠狗辈 女神的末世生存法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