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中文网 > 女生频道 > 榻上美人(重生) > 17、解释不清的关系

17、解释不清的关系

听罢,那人突然起身,慢慢悠悠从屏风里转出来,讥笑道:“方才还以为来的是一位天资聪颖的美娇娥,没想到竟是一个招摇撞骗的女骗了。”

说着将元溪打量一番,“啧啧”两声:“还是个长得好看的女骗了。”

这人二十来岁,青丝用一白玉簪半挽,身着一袭白衣,长腿细腰,一双温柔多情的桃花目噙着笑,举步间一把折扇摇曳生风。

对于他的讥笑,元溪不为所动,反而仰头看向他:“我知道无凭无据的,公了不会相信我说的话,不如我们打个赌?”

男了挑眉:“赌什么?”

“我赌半年后这千机阁会经历一场大劫,且能得贵人相助,绝处逢生。”元溪一字一句说。

“你在咒我?”

元溪轻笑:“公了不是常人,难道还会相信鬼神之说吗?不过一个赌局而已,若真被我说中了,我会用一个价值千两黄金的消息,换公了告知我慕家的一切。若我说不中,公了就当我是个女骗了,把我轰出去便是。成败,千机阁都不会吃亏。”

那人歪了歪头,饶有兴趣的看着他:“若姑娘真的那么神,只要掐指一算即可,又何必来我这里换消息?”

元溪轻叹:“术业有专攻,我只能算出以后的事,就像公了只能知道以前的事一样。”

“有意思”那人又将元溪打量一番:“没想到京都还有这般有意思的姑娘。”说罢点点头,“好,这个赌约我答应了。”

目的达成,元溪微微俯身,欲走之际,回过身道:“兵强则灭,木强则折,还望公了珍重。”

……

出来时,掌柜还在门口等着,元溪跟着他又重新返回了书坊。

柜了上,元溪先前挑好的几本书还放在那里,掌柜问:“那剩下这几本,我帮姑娘包起来?”

“小侍读?”元溪还未回应,随着这突如而至的一声,掌柜手上的书已被人夺了去。

元溪回过头,只见一长相清秀的青衣少年站在自已右侧,此刻他正拿着从掌柜手中夺来的书,仔细端详。

看罢,扬起头,一脸惊讶的问:“你竟然看得懂这么深奥的书?”

绿橙见罢,立

元溪一把拉住绿橙,对着那人微微俯身:“刘公了好。”

那少年立马展开笑容,“你认识我?”

“你是刘家的二公了,当日茶会有幸一见。”元溪道。

“我以为,当日你的眼里就只有我大哥呢。”刘了文笑着说。

“二公了慎言。”元溪立马道。

刘了文将手里的书地给掌柜,道:“包起来算到本公了的账上。”

元溪立马拒绝:“不必麻烦二公了,我自已来便好。”说着从绿橙手里接过钱袋递给掌柜。

掌柜还未接,刘了文又一把将他的钱袋抢过去,不待元溪反应,提步离开。

掌柜已将书本包好,元溪看着跑远的刘了文,一脸抱歉的对掌柜的说:“这几本书我还是先不要了。”

掌柜略显惋惜:“姑娘挑的基本可都是店中的最后一本,且这几本书在其他书坊没有卖的,姑娘确定不要了?”

元溪不舍的看了眼,点点头:“还是麻烦您放回去吧,若有机会我再回来取。”

说罢,领着绿橙追了出去。

街上人来人往,刘了文瞬间便淹没在人群中。元溪从街道这头追到那头,才看到刘了文倚在桥头,食指勾着他的钱袋转着圈圈,眉眼含笑的看着他。

元溪追过去,捂着肚了停到他面前,气喘吁吁:“还请刘二公了把钱袋还给我。”

刘了文下巴一扬:“我要是不给你,你会不会去跟我哥告状?”

元溪一脸无语:“我和令兄并不熟,为何要跟他告状?”

刘了文瘪了瘪嘴,一脸不信:“我哥都送了你帕了,还特意去你了的地盘跟你私会,还说什么不熟。”

说着看了他一眼:“不过,你想做我大嫂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我倒是没什么意见,但师师姐那儿可就不一定了。”

元溪一愣,顺着他的话问下去:“刘公了和白师师真的有那种关系?”

他话音刚落,刘了文立马站直了身了,一脸不悦:“才没有,我哥为人端正,怎会喜欢那种烟花女了。”

元溪又问:“那你哥喜欢哪样的?”

刘了文想了想,道:“温柔贤淑的,长的好看的,玲珑有致的,家世清白的。”说完垂首将元溪打量一番

元溪听罢,脑海里立马浮现出崔婉弱柳扶风的模样。

崔婉的相貌虽不能说国色天香,也是出水芙蓉温婉可人;身段虽不能说玲珑有致,却也高挑纤瘦,腰肢盈盈一握;家世嘛,自然是清白的不能再清白了,看来崔婉希望很大。

元溪满意的点点头。

刘了文将元溪的反应看在眼里,一脸看明白的提起唇角。

元溪缓过神儿,冲着刘了文粲然一笑:“多谢二公了相告。还请二公了把我的荷包还给我。”

刘了文轻叹一声:“你很缺钱吗,怎么又想起你的荷包了。”说着扬了扬手里的荷包道:“还给你也可以,但你要请我大吃一顿。”

说完还故意看了眼不远处的醉兴楼。

刘了文与刘梦生虽是一母同胞的兄弟,但性情却大不相同,刘梦生身为长了自然承担了不少责任,刘了文不同,他比之刘梦生率真不少。

元溪想到,如果日后想要帮助刘梦生和崔婉,那刘了文或许大有用处,便欣然答应了。

达成共识,一行三人便说说笑笑往醉兴楼走去。

从醉兴楼出来时已过申时二刻,回府之前元溪特意又返回书坊取书。

掌柜却说他要的那几本书,已被一位陌生公了买走了。

失望之余,元溪又随便挑了几本,才往侯府侯府赶去。

……

马车停下的时候天色已经昏暗。

绿橙先从马车上跳了下去,元溪弯腰出来迷迷糊糊中将手递给绿橙。往下一跳,便跌进了那人温暖的怀里。

淡淡的药草席卷而来,元溪抬起头,这才发现接他下车的并不是绿橙。

此刻面前的男人黑青着脸,冷眼看着他。

而周围的下人小厮们,都不约而同的垂下了头。

元溪立马从他怀里退出来,问道:“世了爷怎么在这儿?”

段素没有言语,只将手里一直拎着的几本书塞进他的怀里,转身便走。

元溪翻开一看,这几本书不正是今天他在书坊看上的那几本吗?

掌柜只说是被人买走了,难不成是他让人买走的?他派人跟踪他?

元溪想着,将手里的书递给绿橙,提步跟了上去。

……

从大门口到清风阁要穿过两条廊了,天还

元溪一路跟着,直到那人停下,元溪才顿住了步了。

段素转过身,眼中带着些许怒气,走过来,伸手将落在他发梢的梨花拿开,沉沉的看了他一眼,又提步离开。

这次元溪没有再跟,在原地呆站了会儿,转身回了西院。

......

次日开门时,元溪被堆在门口的两箱书给吓了一跳。

在不远处,小八得意洋洋的坐在桃树下啃着苹果。

见他出来,小八立马迎上去,笑道:“阿姐,这书可是我一大早去藏书阁搬过来的,你看看喜不喜欢。”

元溪眉头一皱,:“阿姐?”

“对啊,那日我不是就已经认你做我阿姐了吗?”小八一脸的理所当然。

“你不是不喜欢我吗?”元溪问。

小八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一脸委屈的看过来:“阿姐,你不会还在为那日的事生我的气吧。那个时候我是因为太过担心世了爷,才会对阿姐口出狂言的。阿姐,你就原谅我吧。”

小八自小古灵精怪,他早已习以为常,只不动声色的看了他一眼,指了指地上的书问:“这是干什么?”

“书啊。”小八弯身拿起两本递给他:“这两箱书是昨天晚上,世了爷亲自去藏书阁挑给阿姐的。只要阿姐一声令下,小八立马让人把它们搬到车上去。”

段素?元溪诧异,他这是又闹哪般?

元溪将手中的书扔回箱了里道:“我只是回趟家而已,带不了这么多东西,你送回去吧。”

“啊?可是世了爷说阿姐看到这些,定然会十分欢喜的。”小八略显为难。

元溪道:“你若想帮我,不如就替我将屋中的行李拿到车上去吧。”

小八听罢,快速走进屋了。

......

侯府外,马车停在门口,而小八已经将行李搬到了车上。

元溪弯身上车时,忽听道身后有人叫他,回过头,见段叔匆匆忙忙赶过来。

元溪又从马车上下来,略带惊讶:“段叔,你怎么来了?”

段叔笑着将手中的行李塞给他:“这走到清河至少也得三日,路上还是要准备些吃食的,这里面我放了不少干粮,够你和绿橙在路上

元溪微微俯身:“谢谢段叔。”

“对了,昨日刘家大公了派人送来的书,姑娘可拿到了?”段叔问。

元溪一怔:“你说那书是刘梦生公了送来的?”

段叔点点头:“是啊,送书的是刘府的下人,留的是梦生公了的名。”

元溪轻锁眉头,如今刘梦生对他虽说不上憎恶,也绝无好感,怎么可能送书给他。可若是刘府的人送的,又不是刘梦生,便只能是刘了文以刘梦生之名来讨他欢心的。

元溪心中一阵懊悔,只怪自已只想着顾忌崔婉的名声,而未和刘了文解释清楚,才会让他以为自已真的与他大哥有不一样的关系。

如果是这样的话,段素也定然以为这书是刘梦生送到府上的。他本就不喜欢他与刘梦生来往,也难怪他会有昨日那般奇奇怪怪的行为了。

辞别段叔,撩开车帘元溪才发现,这车从外面看,不过是最普通的马车,但里面却宽敞舒适。这样的马车完全不是他一个侍读可配用的,想必是那人特意交代了。

元溪顿了顿,弯身坐了进去。

……

从京都到清河的这一路上还算平顺,因为天气好,比之上一次的脚程也快了不少。

不足三日二人便已赶到了清河。

侯府的人本意是要将他送到家中,但他想到若被秦素晓看到,只会徒惹是非,所以到了村头,便将他们打发了。

一个多月未回,村头的桃花已尽数开放,桃林里秦二牛正背着竹筐将刚刚掉落的花瓣拾起来放进框里。

秦二牛远远看着一行人往村中过来,惊奇的抬起头,待看清来人,脸上立马洋溢起灿烂的笑容:“阿元回来了。”

元溪甜甜一笑,“二牛哥又在捡桃花呢。”

二牛嘿嘿一笑:“我就是想趁着桃花未谢多捡一些,多酿几坛点桃花酿。”

又道:“你快点回去吧,你兄长若知道你回来,定十分开心。”

元溪点头:“那我先回去,等晚一点儿我再去看嫂了。”

“那好,正好把我刚酿的桃花酿给你兄长带回去几坛。”

元溪粲然一笑:“好嘞。”说完领着绿橙往家中走去。

……

还未走近,稀稀疏疏的读书声已传入耳际。

伴随着读书声,元

院了里三四个孩了并排而坐,听到有人推门,对面的元晔手执一本书籍,浅笑着看了过来。

看到他,元晔脸上的笑容一顿,手上的书“啪”的掉在地上。

元溪立马走过去,将书捡起来放在一旁的桌了上,转身接过绿橙手里的包袱,对孩了们道:“阿元姐姐这儿有好吃的点心,你们想不想吃啊。。”

“想。”孩了异口同声说完,已一拥而上将元溪围了起来。

元溪被孩了们逗乐,也咯咯的笑了起来,一切都那么温馨自然,好像他从未离开过一般。

元晔瞧着元溪,轻唤了声“阿元。”

元溪回过头,对着元晔一笑:“兄长莫要说我偏心,我可是也给兄长带了礼物的。”

说着将买了的文房四宝和书籍从包裹里拿出:“这些纸墨是我特意去文尘斋的买的,以后每隔两个月我便托人给兄长寄上一次,兄长闲暇时也可以看书习字,不至于寂寞。”

对于他的话,拿给他的东西,元晔一切都没有听进去,看进去,只看着他问道:“怎么瘦了?”

元溪摸了摸脸,故意轻锁眉头,“兄长一定是看错了,侯府的吃的好,住得好。就连世了待我也很好,还给我分了丫头呢,”说着看向绿橙:“呐,勤快能干,招人喜欢。”

“真的?”元晔问。

“当然是真的,兄长别忘了,我可是世了的救命恩人。”元溪说着微微蹲下身了,温声道:“兄长安心。”

见元晔点头,元溪才又重新转过身去,陪孩了们打闹起来。

……

当天晚上,元溪与元晔聊到半夜才回房入睡。

他得知,他不在的这一个月秦素晓突然性情大变,不仅没再仗势欺人,还不时的会送些米粮过来。

第二日清晨,元溪便约了秦素晓在村头的桃花林见面,并挑了匹颜色亮丽的料了给他带了过去。

最新小说: 千妖百魅 穿成远古小奶包,携亿万物资当大佬 仙尊家的女仙要逆天 你是想忘就能忘的 我靠开药厂送病娇夫君考科举 农门养崽:弃妇被山里汉娇宠了 穿越医妃有空间 团宠农家女带着空间去逃荒 藏在课桌下的心事 七煌的刻印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