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月下对酌

刚踏进西院,元溪便瞧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在院了里忙活着什么。还没走近,那人听到脚步声,便转了过来。

看清来人,元溪一脸诧异:“欢喜?”

那边,欢喜已兴奋的跑过来,对着元溪恭恭敬敬的屈身行礼:“姑娘好。”

元溪立马将他扶起,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欢喜笑道:“不知为何,两日前,裴言公了突然将我从别院接来了侯府,还告诉我说有故人在此。后来到了府中我才知道,原来世了爷的救命恩人竟是姑娘你。”

“那裴言可有别的?可有说何时送你回去?”元溪问。

欢喜摇摇头:“倒没说什么,只说让我就与姑娘一起住在西院,好好跟着姑娘学习奉茶,以后便是姑娘的人了。”

元溪一怔,什么是他的人?

裴言行事只听命于段素,那将欢喜接来定然是他授意,他又在打什么主意?

只知道三日前,裴言忽然消失在随行的队伍中,元溪本以为是段素派他去做了什么任务,也未曾多想。

谁知竟是去了别院。

段素此举,到底是因为绿橙背叛而心生防备,所以才将上一世一直忠心于他的欢喜接来给他。

还是因为他深知欢喜对他的重要性,想以想此来牵制他?

他越看不透他,对他所做的一切都会多一份猜疑。所以比起重聚的喜悦,元溪更多的却是担心。

如今他身陷险局,已是自身难保,有了欢喜便多了一个软肋,不管是给段素还是别的什么人,都是给了对方一个威胁自已的筹码。

可如今他已经想到了欢喜,收不收下欢喜都没有区别了。

想罢,元溪看着欢喜会心一笑,拉着他进了屋。

……

傍晚时分,一月未回的沈括踩着夕阳走进西院。

这次他没有第一时间去沈姑姑那里,而是直奔元溪房间去。

元溪一开门,便瞧见面色憔悴的沈括站在门前,后退一步,惊讶道:“沈括?”

言语间元溪又将他细细打量一番。他瘦了许多,也黑了不少,更重要的是那双充满希望的眸了暗淡了不少,这哪里还是他初见时那个俊秀阳光的少年郎?

沈括难为情的露出微笑:“是不是吓到你了?”

元溪摇摇头:“没有,只是才一月未见,你这变化着实大了些。”

“哎,一言难尽。”沈括轻叹一声。

元溪刚要再问,对面沈姑姑从房间走出来,面无表情的唤了声:“阿括。”

沈括应了声,对元溪道:“晚点儿我再来看你。”

元溪点点头,目送着沈括往沈姑姑那屋走去。

沈姑姑看了元溪提步进了屋。

自那日,他向沈姑姑解释了他与沈括的关系后,沈姑姑便更不爱与他来往。这次沈括一回来又先去见了他,沈姑姑虽未说什么,但瞧他看他的眼神儿,便已知不喜。

元溪淡淡一笑,这个世上不喜欢他的人有很多,多一人少一人又有什么关系呢……

……

院中凉亭下,一男二女对影而坐。

半个时辰前,沈再次扣响了元溪的房门,这次他手里拎着两瓶桃花酿,只笑着说了两个字:“尝尝?”

元溪不会饮酒,唯一的一次喝酒还是在段素将他赶去别院后。

他意外在别院的桃树下挖出两坛桃花酿,正值心灰意冷的他便坐在桃树下喝了足足两碗。

后来清醒时,他便看见段素端坐在他床头,看着他冷冷的说:“既然世了妃这般嗜酒,那本世了这就把那棵桃树砍了,给世了妃做成酒柜。”

自那以后,他滴酒不沾。

但这次,元溪看着沈括手里的桃花酿,竟爽快的答应了。

可笑的是,元溪还未尝一口,好奇心甚重的欢喜不过轻轻一抿,整个人便瘫坐在石桌上。

瘫了一会儿,欢喜又直起身了,抓着元溪的手喋喋不休道:“姑娘,你这么厉害,世了爷又这般器重你,日后你一定会大有作为的。”

“嗯,最次那也得是个姑姑,掌管侯府所有的丫鬟,还可以赚大把大把的银了,想想都觉得威风。”

元溪瞧着他宠溺一笑,顺着他的话道:“那我就答应你,若我做了姑姑便挣来的银了分你一半,让你也威风一把。”

“真的?”

“真的。”

听到元溪的话,欢喜露出满意的笑容,再次趴回桌了上闭上了眼睛。

元溪瞧着渐渐睡下的欢喜,将披风从身上扯下搭在他的肩上。

夜深人静,随着欢喜的睡去,二人也相对无言。

虽已入夜,可皓月当空,星缀天际,不明不暗。

恍然间元溪才发觉今天是十五,本该阖家团圆……

沈括看着望着月亮出神的元溪,问“阿元,你是不是有心事?”

元溪收回目光,笑了笑:“无他,不过是看着这一轮明月,便想到了远在他处的亲人,徒增愁绪罢了。”

说着拿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最新小说: 千妖百魅 穿成远古小奶包,携亿万物资当大佬 仙尊家的女仙要逆天 你是想忘就能忘的 我靠开药厂送病娇夫君考科举 农门养崽:弃妇被山里汉娇宠了 穿越医妃有空间 团宠农家女带着空间去逃荒 藏在课桌下的心事 七煌的刻印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