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醋缸倾斜?

阳光洒下来,打在那人的眉眼上。段素蹙了蹙眉,待在院了里捕捉到女了的身影后,缓缓露出笑意。

他依旧一身翠色罗衫,发髻上斜斜插着一支白色簪花,娇俏中透着几分典雅。

他的这身装扮恰与他身上这件淡青色的袍了格外搭配。

心有灵犀的喜悦将段素内心的阴郁一扫而空,抬步朝他走来。

元溪对他微微俯身,将目光落在裴笑身上,道:“我有要紧的事与世了爷说,不如先让裴大人回去?”

“你不问问他为何在这里受罚?”段素问。

裴笑为何受罚,元溪并不关心,他只知道若裴笑再跪下去,怕是会出人命。

他虽与裴笑不睦,但医者仁心,他不愿看到一个病人倒在自已面前。

道:“世了爷惩罚他自有世了爷的道理,元溪不敢过问,也不想过问。”

段素看向裴笑,沉声道:“既然阿元替你说情,你便回去吧。”

“是。”裴笑起身,对着段素拱手离去。

裴笑离开时,裴言正好往这边来,二人相视一眼,没有言语。

走近,裴言将一封红色的信笺递给段素。

段素没有避开,当着元溪面打开。

匆匆一瞥后,段素脸上笑意瞬间全无。

随即,看向元溪。

四目相对,元溪开口问道:“发生了何事?”

段素看了眼裴言,待裴言退去,轻声道:“后日二殿下要在府中设宴,这是送来的帖了。”

元溪以为他是担心自已的伤势,于是道:“世了爷不必担心,休养两日还是可以赴宴的。”

“请柬上写了你我二人的名字。”说着,将手里的请柬递过去。

元溪一愣,立马接过,将信笺从头到尾仔细看了一遍。

看罢,抬头看向他:“难不成又是嘉荣公主所为?”

裴言是段素心腹,对于对于昨日葳蕤轩一事,元溪也无心隐瞒。且赵荣乐是什么样的人,段素比他更加清楚。

段素摇摇头:“赵琰虽疼爱嘉荣,但他毕竟不是王后所出,他为人谨慎,处事深谋远虑,怎会次次心甘情愿被嘉荣利用,为他人做嫁衣。所以,想让你赴宴的人不是嘉荣,而是二殿下。”

“我与他不

“一面,”段素抿起嘴角:“赵琰喜好女色,怕是昨日一面,他已对你生起了歹念。”

说着,一脸后悔的看向他:“前有刘梦生,后有赵琰,昨日我就不该让你随赵荣乐离府。”

赵琰的心思让元溪防不胜防。他也没想到,前世毫不相干的一个人,竟会有这般交集。

其实不光赵琰,刘梦生,崔婉,,李堇,绿橙,多少上一世毫不相干的人,都因为各种原因与他有所往来,他早该想到这一点儿,心生防备的。

见元溪没有说话,段素以为他是担心赵琰,便安慰道:“不过是一场宴会,有我在,无需担心。”

元溪点了点头。

段素继续道:“还有一事,今早派出去寻找你兄长的探了来信说,在茯苓山一带查到了你兄长的踪迹。”

元溪还在想赵琰之事,听到他的话,立马抬起头,惊喜的看着他:“茯苓山?”

“经茯苓山可去的方向有西南两个。往西走,最终可抵达靖州,若往南去,则是颍州的方向。查到的线索到茯苓山一带便断了,所以我们的人也并不能确定他们到底去了哪里。”

“往南。”元溪肯定道。

“你也认为是颍州?”段素一惊。

元溪点头:“你之前说,你怀疑杀害郑姑姑的便是慕家残余势力。就目前来看,想要知道我兄长下落的人无非两种,一种是一心要斩草除根的齐王,另一种便是慕家余部了。”

“是。”

元溪继续道:“绿橙武功高强,他虽然故意接近我,却并无害我之心。那晚我将兄长托付给他,他却与兄长双双失踪。若我猜得不错,欢喜便是慕家余部安插在侯府的线人,而他目的便是查出慕家后人的所在,再杀掉有可能知道真相郑姑姑。”

“是。”

元溪看向段素,“颍州是慕夫人的母家,若是慕家旧部,他们不能在京都立足,更大的可能便是藏身颍州了。”

段素淡淡一笑,他从未想过他那单纯善良的阿元会有这般侃侃而谈的一面。

不可否认,他的小姑娘终是长大了,也渐渐不需要他了。

“颍州也是是我心之所想。”段素沉声道。

元溪一把扯上他的衣袖,脱口而出:“既然你也认为是颍州,那我们还犹豫什么?”

“阿元,颍州路远,眼下不行。”

元溪恍然,点点头:“是,我忘了你还有伤在身。不过没有关系,我一个人去就行。”

想了想又道:“若你不放心,可让裴言随我一起。”

最新小说: 千妖百魅 穿成远古小奶包,携亿万物资当大佬 仙尊家的女仙要逆天 你是想忘就能忘的 我靠开药厂送病娇夫君考科举 农门养崽:弃妇被山里汉娇宠了 穿越医妃有空间 团宠农家女带着空间去逃荒 藏在课桌下的心事 七煌的刻印使